過去時空之卷

「好像快到了呢。」幽蘭輕飄飄的,在半空中飄動著,油亮的烏髮,隨著晚風飄揚,散發著甘甜的花香。

清風帶笑的追上前,輕輕的拉著幽蘭,示意她先找個地方休息,幽蘭看到附近有一間小廟宇,所以微笑的點頭,輕輕的落下。

換上常人的裝束後,幽蘭和清風準備敲門,此時,一陣帶強大靈力的強風刮過,清風下意識的緊抱幽蘭,幽蘭也張開了一個結界,避免這些突然其來的能量流的傷害,待大家恢復意識時,幽蘭感到四周的氣氛有點改變,正在猶豫是否繼續敲門時,感到有人正接近,所以先躲回樹上看過究竟。他們發現,有位穿唐代服裝的女性,和她的婢女,正準備進廟,但由於天色太暗,所以那些人的樣貌,他們完全看不清楚。

「奇怪,現在已夜深,為甚麼此時才到廟中?」幽蘭奇怪的說道。

「幽蘭,她們的服飾,看來應是唐代的,那表示我們剛被能量流,刮回同一地方的唐代時間中。」清風仔細的思量著。

「那也不要緊,反正已回到這個時間了,由這情況看,等過幾天,能量流應會再出現,到時候,把握時間回去便是了。看來這兒,很容易受到能量流的影響。現在我只擔心的是,那股能量流,是否受到操縱而出現的,若是的話,我們可能要去看看了。」幽蘭說著這話時,看到方丈跟那兩位女性,匆匆的往外跑去,幽蘭向清風示意,清風點了點頭,兩人便縱身在後跟蹤著。


經過大約一段時間,他們才看到一個村落,此時天色已稍微放亮,而幽蘭見眾人走進一所看似是商賈居住的大屋,內媮蘅臛z著精靈的氣息,所以與清風先離開,然後再想辦法。

他們坐到樹上,幽蘭一面思索著剛才的事,並開始感到,眼前的景象,好像有點兒熟悉,但卻想不起來。此時,幽蘭發現,一向沉靜的清風,面上出現了罕見的不安感。

「清風,沒事嗎?」幽蘭關切的問道,但清風搖了搖頭,獨個兒的,靜靜的坐在一旁,幽蘭見狀,明白此時不宜打擾,所以靜靜的到另一枝樹技,一面靜看著大屋的情況,一面思索下一步的行動。現在,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掌握能量流下一次的流動,或查出是否由像夢魘般的精靈所引起的,否則,他們很難回到,屬於現時他們的正確時空。

傍晚時份,天空下著大雨,幽蘭趁機,與清風到剛才的大屋中,要求借宿。下人起先不願替他們傳話,但堶捷ヮ茪F夫人的聲音,打扮高雅的夫人緩步步出,下人向眼前,站在門後的大夫人請示後,著他們先進屋避雨,兩人進前院後,才看清大夫人優雅、秀麗的容貌,向她致謝後,大夫人先請他們人進屋,然後親自招呼他們。

大夫人自我介紹為寧氏,夫家姓藍,正想向幽蘭等人請教時,一位較年輕的太太,帶著兩位,大約是五、六歲的小男孩走進大廳,她看到幽蘭和清風後,有點奇怪的問道:「姐姐,請問他們是誰?」

寧夫人優雅的微笑道:「妹妹,他們在趕路時迷路了,現在外面正下大雨,我先請他們進去躲避一下。」寧夫人向他們介紹其他人道:「這位是李氏,這兩位是我們的孩子,年長那位是清風,年輕那位是清流……」說到這兒時,兩位小孩乖巧的向兩人問好,趣緻可愛的樣子,逗的幽蘭非常的高興,惟清風站在一旁,沉默不語,自我介紹時,更把名字中的「清」字刪去,變成單字風。

晚上,由於主人仍在外地工作未歸,大雨仍然繼續,所以寧夫人親自打點一切,安排地方讓他們留宿。在幽蘭的堅持下,寧夫人會意地微笑的,安排了一個房間給他們。進房間後,幽蘭坐在客房的床上,細看這兒的一切,正想問清風,為何今天有這樣的表現時,清風突然從後面,緊緊的抱著自己。

「清風……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幽蘭感到,清風的擁抱,不像平日般,出於對自己的關愛,而是帶著強烈的不安,她感到從背後傳來的顫抖和悲傷,接著便聽到清風無奈的說道:「那人,是我的母親,我們被送回我小時候的時空。」

幽蘭終於明白,一向沉著冷靜的清風,為何有著這種表現,幽蘭小心的轉過身,正想問為甚麼這大屋,和她當日認識清風時所見不同時,清風已在她的耳邊淡淡的說道:「我在約十歲時,家中作了改建,變成妳當日所見的房子,在我十歲以前的家,是這個樣子的,當時我家開始越來越富裕,所以父親和母親們,也會熱情的招呼各處到來的客人。他們在剛成親時,店堛漸芛N,一直是平平的,但由於得不少人的幫助,所以在家境富裕後,便轉而由他們幫助人。」幽蘭靜靜的聽著清風說著他的往事,細心的安撫著他……


翌日早上,幽蘭和清風緊緊的拖著對方,心中明白道,昨天所感到的靈力,是由當時仍未覺醒的清風所發出的,而不是有妖怪存在,所以認為現時先離開這兒,再想辦法回到正確的時空。正想到大廳向夫人請辭時,看到寧夫人正為他們準備早點,聽到他們準備離開時,寧夫人微笑的說道:「老爺明天會回來,若你們方便的,請多留一天吧。老爺對這附近較為熟悉的,到時你們可以向他問路,那便不怕迷路了。」由於寧夫人盛意拳拳的,加上自己也未知何時才能離去,所以也不好意思拒絕,所以便自薦幫忙,待一切準備好後,有位婢女匆匆來報,說清風少爺的身體,再次出現問題,寧夫人立即急步的走進小清風的房間。幽蘭和清風尾隨而至,看到寧夫人憂心的坐在床邊,床上正躺著陷入半昏迷的小清風。

幽蘭上前,得夫人們許可後,細看小清風的情況,幽蘭佯裝替小清風把脈,感到小清風因自己的力量未成熟,又無法得到其他能量的扶助,所以能量呈現極不穩定的狀態,幽蘭把自己的手,輕輕放到他的額上,悄悄的自己的能量傳進去,稍為平衡那小孩體內的能量,小清風也開始緩緩醒來,但由於精神仍未完全回復,所以夫人們著婢女小心照顧小清風後,便和幽蘭等人退出用早點。

早點過後,寧夫人領幽蘭和清風到偏廳,告訴他們有關那位孩子的事。

「其實,清風不是我的孩子,那時候,我、李氏和老爺結婚多年,一直無所出,加上,當時老爺店堛漸芛N一直不大好,所以,我每天也到山上那座廟宇祈福,希望可以早日為藍家添丁,想不到,我卻遇上那孩子。」寧夫人幽幽的說道:「當時,看到住持剛在山邊撿到的嬰兒,感到他很可憐。我還想得,那天,我和老爺一起到廟宇作新年祈福,李氏因病,未能出外。老爺和我看到那孩子後,心生憐愛,加上自己當時未有子嗣,所以便立刻決定收養他。住持說,那孩子是在一個刮著強風的夜晚被發現的,所以,老爺便用風作名字,加上族譜中,剛排到的清字輩,把那小孩的名字改為清風。」 寧夫人想起往事,面上流露著作為母親的慈愛之情,而一旁的清風,一直低頭不語,並示意要離開,幽蘭明白清風想法,所以也不加阻止。

稍停頓一下,寧夫人續說道:「清風也因此成為我的孩子,不知是否湊巧,清風成為我家的孩子後,老爺的生意一直變好,我們的貨品,還越來越受歡迎,一年後,李氏也懷孕,生下清流。老爺一直認為,這是清風帶給他的福份,加上,清風他乖巧聰明,非常討人喜愛,所以對清風,也如親生兒子般寵愛著。可惜的是……清風一直的身體也很差,經常生病,遍看大夫也沒用,有人認為清風被妖邪附身,但,我們也問過住持,住持也找不到原因,只知道,一旦清風出了甚麼狀況,他來誦經祈福時,清風的情況會稍稍緩解……」說到這兒,寧夫人禁不住傷心的啜泣。幽蘭上前安排她,從懷堮野X一塊蝶形的護身符,放到她的手堙A柔聲的說道:「這護身符,我送給清風少爺吧,它可以保佑少爺平安成長的。」寧夫人雖然有點猶疑,但想到幽蘭的一番美意,也謝過她,把那個護身符收下,拿到房間,繫到清風的身上。

幽蘭回到房間後,看到剛才在寧夫人談論往事後不久,但藉詞離開的清風,靜靜的坐在茶几旁,靜靜的走上前去,坐到他的背後,溫柔的抱著他,略帶感觸的說道:

「母親真的很偉大呢,她們溫柔、細心的照顧著孩子。不論那位是不是她們的親生孩子,她們也會一視同仁的,愛護、照料著他們。即使多困難、危險,她們也會無悔的愛著、保護著孩子們……」看到寧夫人對清風付出的愛和耐心,幽蘭也想起了因保護自己,而活活被燒死的母親,到最後一刻,亦無悔的愛著自己,也回想起寧夫人,對清風細心、關懷,即使到了後來,明知道清風無法繼續與自己繼續一起生活,即使知道清風不是人類,亦對他盡顯母親對孩子,處處關愛之情,她也因此把清風抱的更緊,悲傷的問道:「 其實,你有沒有後悔,我把你帶走?」清風稍稍遲疑,然後搖頭道:「那是無可奈何的事……那時,我也醒覺到,自己無法再以人類的身份生活了,離開……應是最好的選擇吧。」清風這時想起,自己當年,因父親重病,大家心媔}始絕望時,力量因悲哀開始而被喚醒,同時也把幽蘭吸引過來,幽蘭解開了他身上力量的封鎖,他覺醒時發出的能量,把父親治理好,但也讓母親們看到,他變成了非人類時的力量。在幽蘭的安排下,消去了除已年老的寧夫人以外,所有人的記憶,由於寧夫人對清風的愛太深,幽蘭也尊重她的意願,讓她永保留對清風的回憶。基於寧夫人對清風的關愛,幽蘭也許下永遠照顧、愛護清風的諾言,讓清風永遠的跟隨著自己,直到現在和以後。

清風解開幽蘭抱著自己的手,轉身跟幽蘭說道:「我們過兩天才走,好嗎?」幽蘭微笑的點頭說道:「當然可以,我也想見你父親一面。」幽蘭任由清風摟抱著自己,感受著他那起伏不定的思緒和情感,迷糊間,她不自覺的接受了清風一再帶著悲傷、迷茫,但卻甘甜、柔軟的吻,平復著他迷亂的心情;細心的幽蘭,也揚手把門鎖上,讓清風暫時不被打擾。

半夜時份,幽蘭靜悄悄的起床,看著身邊酣睡的清風,想起他自從跟從自己後,一直也是很沉靜。雖然他對自己也存有一份感情,但和自己的情感一樣,一直不曾如實的表露出來;像這兩天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的情況,一直未出現過,但幽蘭對之感到安慰,感到他開始願意在自己的面前,放下戒心,表達自己的感覺。現在面對的問題是,要掌握能量流流動的情況,否則他們不但不能回去,而且他們仍未清楚知道,這是一個怎樣的時空。一旦回到的是,屬於「現在」的清風小時候的時空,一些些微的改變,不知對眼前的清風造成甚麼程度的影響。即使是另一個運作模式的時空,也難以保證,不會對自己和清風身處的時空,會造成怎樣的影響。甚至,直到現時,仍未能肯定,那時的事,究竟是真的是能量流的影響,還是有妖怪、精靈等,借助能量流,把妨礙他們的自己和清風,丟到另一個時空。幽蘭思索了一會,決定不喚醒才剛入睡的清風,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梳理好略帶凌亂的頭髮,便到那位小清風的房門外觀察,看到那張細小、可愛、甜美的睡面,幽蘭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此時,隱約的感覺到,背後傳來奇怪的氣息,那氣息不像精靈,但也不像是人類所有的靈氣,而是更清純光輝的,回頭一看,不遠處正有一個,面帶歉意,半人半神獸的身影。從外表來看,是一位年紀頗大的老伯,樣子有點像廟宇中的方丈,幽蘭想起,以前曾聽母親所說的故事,時空之間的平衡,是有一位冒失的神袛看守,看來,那位老伯便是那位神袛。

「對不起,燕尾蝶小姐……我是時鑰,是看守時空,防止有人誤闖其他時空的,但……那時的能量流太強,所以……呃,對不起……」那老伯吃力的解釋著,幽蘭定睛的看著他。

「以前不會這樣的,能量流一定非常穩定的,但這陣子,整個時空受到不知原因的情況影響,所以……」「所以,你也不知如何修正?」聽了一段時間結結巴巴的解釋,幽蘭決定直接了當的發問。看到他點頭回應,幽蘭不禁嘆一口氣。這時,一股強大的能量流,在天空劃過,雖然與幽蘭和時鑰也有一段距離,但幽蘭也有點擔心,這樣下去,各時空也會受到影響的。

「這,會否是神族中,有人不滿現時多重時空的制度,或不滿自己身處的時空,所以出現這個問題?,」幽蘭提出假設道,時鑰露出不可置否的表情。他想了想,說道:「這時還是交回我們處理吧,我也不想打擾燕尾蝶小姐,和自己的愛侶休息。」幽蘭聽到,瞬間變的面紅耳熱,忙說道:「才不是……我……」時鑰意味深長的笑說道:「燕尾蝶小姐,請別忘了,對我來說,時空是固定的,我可以任意穿梭,所以你們的事……」他故意把話停在這兒,然後帶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消失。

〈真是的,又不把話說清楚。雖然說,不可以透露世界的發展,但若是這樣的話,也別這樣跟我說嘛。〉 幽蘭帶點不忿的,回到房間,看到清風俊美,帶著孩子氣的睡臉,不禁微笑起來,正打算回到床上休息時,卻把身旁的清風給弄醒了。

「對不起,我剛剛只是出去一會走走……」幽蘭抱歉的說道,清風搖了搖頭,帶笑的坐起來,把幽蘭的面轉向自己,幽蘭想起剛才時鑰的話,不禁再次面紅起來,惟現時的情況,不得不告訴清風,剛才所發生的事,以及時鑰所遇到的問題。清風皺起眉頭,深思一段時間道:「以我們的情況,很難管理到神族出現的問題的,所以,我們要伺機而動,必要時,試試幫他們一把吧,我們總的要回去的。」仍帶著這兩天的那一份不安、傷感的清風,看到幽蘭溫婉、親切的面龐時,心中的溫暖、愛戀的感覺,如漣漪般泛起,不自禁的再次的,向幽蘭不斷的索吻,也緊緊的摟抱著她,幽蘭羞澀的閉上眼,一面感覺著他狂亂的吻和雙手,不斷的在自己的身上游走,一面感受著他的不安和溫暖,她只好溫柔的輕抱著他,柔聲的安撫著,以淡淡的花香,令他的情緒和情神,慢慢的平復下來,直至他再一次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清風的神志,稍稍的清醒過來,看到被自己緊抱在懷堙A像小貓般酣睡著,只穿著貼身衣裙的幽蘭;開始回想起,昨天在幽蘭前失態的情形,他不但無法沉著的,面對以往的人和事,而且在心情迷茫間,強吻了對方。雖然他也想起幽蘭在那一刻,不但並沒作出任何抗議,而且欣然接受,但看到眼前因能量流,以及自己的事憂心,現在累極而酣睡的幽蘭,心中泛起了一股強烈的內疚感。正在他自責的時候,幽蘭悠然地醒來,像往日一般,向他帶笑的撒嬌,要自己替她把凌亂的衣服整理好,面上沒有絲毫責怪他的意思。

「我……昨天的事……我不是……」清風突感到,一向冷靜的自己,現在卻無法解釋昨天的事。在替幽蘭穿上,昨天被自己拉下來的外衣、羅紗,同時也看到在幽蘭身上,被自己昨天迷亂中,無數在緊抱和強吻時所形成的痕跡,他不禁後悔,昨天對幽蘭作出的傷害。

幽蘭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正為昨天失控的事而煩惱,她搖搖頭,移上前去,表示不介意。她並非不知道清風在這段悠久的時間中,對自己看法的改變,只是,他一直把他自己的想法抑制,接受自己任性的,種種不同的要求。這一次突如其來的事件,令他在情感混亂的情況下,不自覺、直接的表達了自己的感覺。現在,他是無法面對自己的偽裝的卸除,所以幽蘭溫柔、略帶羞澀的吻向清風的唇,除了向他傳送了自己的能量,也表達了自己的想法。清風不禁愣住,直至幽蘭帶著開玩笑的口吻罵了一聲「笨蛋」後,才醒覺到,幽蘭早已明白他一直極力隱藏的想法,並對之作出的答覆。

這時,寧夫人託人轉告幽蘭和清風,表示她今天會到廟宇,為家人祈福,問他們有否興趣同往。幽蘭笑著答應,拉著清風,便到寧夫人那兒幫忙準備。清風奇怪幽蘭的熱心,但幽蘭只笑不答。

到達廟宇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寧夫人備妥祭品,誠心上香,期望菩薩可以保佑丈夫和孩子們,在她誠心禱告時,幽蘭悄悄的往方丈的方向偷看,越發感到他和時鑰的相似,她藉詞要向他請教,硬拉了清風陪她找方丈求教。

方丈看到幽蘭和清風,起先發愣了一會,及後看到寧夫人仍在大殿中靜心禱告,便唉了一口氣說道:「我現在仍在想辦法,聽了妳昨日的想法後,我託人調查了一些資料,但仍未能準確找出問題所在,現在,只知道有一位神族的孩子,不喜歡在自己的時空等待成長,加上好奇心,所以變成這樣。」 方丈〈時鑰〉停頓了一會,抬頭仔細的看著清風的面說道:「想不到,那時的嬰兒,現在也長的這樣大了,而且好像也找到自己………」時鑰的話,因為幽蘭向他瞪著眼,佯裝生氣的,所以沒再說下去,而不知袖堛熔M風,只在旁邊衷心的說道:「感謝大神當日的相助。」時鑰搖了搖頭,笑說道:「這是我的職責,還有一事……」時鑰把清風拉的彎下腰來,在耳邊悄悄的說了一些話,然後便著他們跟寧夫人離開了。

一路上,清風一直想著時鑰的話,也想著寧夫人所說,有關她丈夫回來的事,心中有點忐忑不安。一方面怕到時候自己說溜了嘴,另一方面,時鑰的話,加上昨天的事,令他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回到大屋後,藍老爺已經回家了,他得知清風和幽蘭的情況後,熱情的招呼著他們。聽到寧夫人說,幽蘭送了一個護身符給清風後,更是不停的說著感激的說話,還要小清風親自向幽蘭說多謝,這時,清風督見小清風的護身符,內心震驚,但不敢表現出來,待晚上他們回到房間後,清風在幽蘭的面前,從衣服中,拿出一個胸墬,上面正是幽蘭送給小清風的護身符!

「這樣說,這個時空,是跟我們相連的!」看到那個護身符,幽蘭不禁說道。清風略帶擔憂,微笑的點頭,他開始明白時鑰的話。

這時,在小清風的房間傳來清靈的氣息,內媮晪巡菑p孩的嬉笑聲。兩人立即趕過去看,看到小清風,正在跟神族的小孩在玩耍。那小孩一看到幽蘭等前來,立即從窗戶往天上逃走。

幽蘭知道那是製造出這次事端的神族小孩,不顧得小清風的想法,立即追了上去,留下清風看管著小清風。追上去的幽蘭,放出大量絲線,把小孩子綁起來,這時候,時鑰才趕到。時鑰看到那個仍在掙扎中的小孩,抱歉的說道:「對不起,我……」這時,那小孩口中吐出微弱的火焰,幽蘭不禁笑著把吊著小孩的絲線搖動著,把小孩子給搖得頭冒金星的,這時才笑說道:「快把他的父母找來吧,這小孩應帶回家,好好的教訓吧。」時鑰忙說道:「呃,我會把他送回去的了,還望燕尾蝶小姐手下留情。」

看到慌張的時鑰,幽蘭不禁笑道:「我才不會跟小孩計算耶,但想不到,這小孩還夠厲害的,可以控制能量流。」

「這是屬於時空之間的神族的孩子,所以能力比父母還強。妳日後的孩子,他們也一定會很強大。」時鑰發現自己說溜了嘴,幽蘭定睛的看著他,想他把話說清楚一點。

「算吧,告訴妳好了……其實,你們受人類教育長大的精靈,一直對這事有所誤解呢,時機成熟的話,你們也會擁有下一代,否則,也不會有妳的出生。精靈雖有悠久的生命,但隨著生命任務的改變,也有一個要休息、進化的時候,這時候,便需要有新生的一代,接替他們的工作;遲點妳便會明白,生育孩子,不只是因為兩人愛著對方、希望擁有自己的下一代這樣簡單,精靈也好,人類也好,所有生靈的孩子,會擁有父母所賦予的新的能量,擁有屬於世界整體一部份的靈魂,他們會成長,然後像父母般,引導世界整體的進化、改變,然後再回到不同層面,一次又一次的再成長,所以,孩子不但是父母的孩子,也是這世界重要的孩子和生靈。」時鑰說畢,便想拉著那小孩消失,臨行前,回頭跟幽蘭說道:「調整能量流的工作,還需要幾天的,大約七天後,你們到廟宇中找我吧,我會送你們離開的。請記得,臨行前,要把他們這一次的記憶封起來,否則,在這時空的妳,到這兒的時候,可能會無法跟上清風覺醒的事了,你們兩人便要經歷更大的困難才能相遇。」幽蘭回到小清風的房間後,看到清風已用法力,令小清風沉睡,這晚的事,他只當成一場夢,何況,他這段記憶,很快也會被封印起來。

幽蘭把時鑰的話,轉告清風,當然,她沒把時鑰所說,有關他倆的話,告知清風了。七天過後,幽蘭依約把所有人的記憶消去,然後到廟宇中,找回裝扮成方丈的時鑰,時鑰揚起七色光芒,把光芒包圍著他們,光芒褪去後,幽蘭和清風仍在廟宇之中,惟眼前的時鑰表示,他們已回正確的時空,邀請他們到客房休息。

晚上,兩人仍無法完全入睡,清風說道:「我開始明白,妳那次穿梭時空回來後,為何失落了幾天……想不到,過去、現在、未來,同時存在,我們所見的,和我們的過去,只是在片刻之間。可是,身在其中的我們,無法穿過這籬笆,只能在這個時間中活動。剛才,我還跟我母親閒談,明天,我便要去拜祭她了,而且,以現在的時空來算,應是超過一千年的事吧。」幽蘭繞著他的手說道:「不要緊呢,只要自己感到高興、有趣便是了,既然知道,我們以因為選擇,而到達不同的時空,不如找一個,自己喜歡的,繼續下去吧。何況,我們有的,是悠久的時間?」清風轉憂為喜,把善解人意的幽蘭抱緊,說道:「明天,我會在母親的墓前,正式介紹妳了,好嗎?」幽蘭輕搥打清風笑道:「不要胡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