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實相之卷

幽蘭坐在清風的腿上,輕輕的倚著松樹,遙看著對面屋子中的少女。她轉到清風的面前,把面悄悄的哄過去說道:「看到那女生沒?她好像可以看到不同的時空的影像耶。」清風微笑的,輕撫著她的頭髮,點頭說道:「嗯。現在,有人來了。」幽蘭淺笑著回個頭,打算向這位舊朋友打招呼:

「賴先生,很久不見呢。不,對你來說,應再沒時間所限吧。」在幽蘭跟前的,正是賴布衣先生的靈魂。

「幽蘭小姐,看來妳在歷練上,增加了不少呢。」賴先生仍是一貫的慈愛,他微笑的看著幽蘭,靜候幽蘭發問。

「為甚麼,賴先生在這兒現身?」如賴先生所料,幽蘭向他發問。

「跟妳的原因一樣,我也想多了解這件事,上次我曾見一位預言者,他看到未來不少事情,但遠離名利,只作出一些隱喻式的預言。」賴先生微笑的說著。

「劉先生嗎?我只見過他一次,因為他離開君主身旁,所以我也不再打擾他。」幽蘭一聽便明白,從清風的身上輕巧的轉過身來,坐回樹枝上。

「你這次來是當她的指導者嗎?」幽蘭笑著問道。

「當指導者的是幽蘭小姐吧,老夫只是想提醒後輩罷了。」賴先生輕輕的搖著手,輕鬆的笑道。

「好了,那我去準備吧。你也會來的嗎?」幽蘭向清風笑了笑,清風在她的耳旁耳語,告訴她這一次混入學校時,要注意的事項。

「我在旁邊看著便是了,我只會稍為提醒一下新的接班人,對付靈體的事,還是交回幽蘭小姐負責吧。」賴先生說畢便隱身不見。

「哇!」一位年約二十的少女,突然在夢中驚醒,面色發白的,呆坐在床上,一頭黑髮,沾滿受驚後的汗水和淚水。

「紫薇,妳怎麼了?」少女的母親,推門間道。

「媽,我沒事……」紫薇發覺,近月來,自己經常做著一些,像是有關未來的夢;有時可怕極而驚醒,有時美麗得感動而啜泣。

翌日,紫薇如常到大學堣W課,看到課室中,有一個陌生的面孔。正在疑惑的時候,那陌生的面孔向她笑了笑,甜甜的說了句:

「早安。」

「呃……早安。」紫薇只得尷尬的回應,她無法想起這個女孩是誰。

「早安,紫薇、幽蘭。」剛進門的學生,向她們兩人打招呼。

「早安,蓮兒……她……是幽蘭?」紫薇在說後面那句時,故意壓低聲音問道,面上一面不理解的。

「紫薇,妳還沒睡醒嗎?她不是與我們唸了近兩年的同學嗎?」蓮兒取笑道,這使紫薇更為茫然。

〈我們有這位同學嗎?為甚麼好像沒見過。〉

到了午飯時間,所有同學也一起到酒樓吃飯,幽蘭故意的,坐到紫薇的身邊,令紫薇有點不安。直至午飯後,紫薇定找幽蘭問個明白。

幽蘭把紫薇帶到一處僻靜的地方,紫薇雖然有點害怕,但她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麼她會跟著幽蘭走,而那兒,已有一位俊俏的男生在等候著。

看到幽蘭與那個男生親暱的表現,紫薇也猜到他們兩的關係,但仍未明白為何她要帶自己來這個公園。

「紫薇,我想,妳仍是認為妳應是沒有我這位同學吧。」幽蘭靠在那男生的身上說道。「還有,他是清風,是我的同伴。」

紫薇吃驚的反應,令幽蘭知道自己說中了她的心事,她繼續微笑的說道:「那也不奇怪啊,我們真的未見過面的。妳最近都在做著奇怪的夢吧,有些更變了事實。」看到幽蘭並沒有用詢問的語氣,而且直說中她最近的情況,紫薇吃驚得合不上嘴。

幽蘭沒有理會她的反應,仍繼續的說道:「妳最近還是要小心一點,妳這些變化,會吸引很多妖魔來傷害妳的啊。」 幽蘭說畢,便逕自與清風離開,留下一面疑惑、恐懼的紫薇。

〈她究竟是誰?〉

當天晚上,紫薇再一次夢見多層的景象。在夢中,她很清楚,每一個景象所代表的時空,以及它們之間的因果關係。有些是現代的延伸,有些是過去不同選擇下的後果,也有些是過去的歷史事件,對紫薇來說,這些景象時而感人,時而令人感概。她看到舊世界,有像是人類的生命過度開發自然,他們因為不尊重世界,甚至在權力鬥爭之中,互相傾軋,縱然他們強悍、健碩,甚至能和同樣巨大恐龍同時的生存著,最後,卻因大戰爆發、自然界的反撲,在戰火、疾病、饑荒中遭到毀滅;也看到,有些世界,與自然互相尊重而共存的輕靈,如傳說中的精靈般,優雅而美麗的半人類半靈體,最後化為了光;還看到,現在的世界,有人為平衡世界而努力,最後成功使未來變得光輝美麗,人類,不,是所有生靈也變得如精靈般輕靈美麗,每一天也沐浴在愛和幸福之中;但也看到,若任由科技高度發展、世界只成為附屬品、心靈受到窒礙,人與人之間變得冰冷無情的未來。現世界的未來,可能會因此變成之前出現的世界中的巨人般,失去心靈,只剩下互相控制的權力把戲,帶來與之相同的毀滅結局。

紫薇也感受到,每一個世界的不同的感覺。舊世界中的精靈生活,令她感到愉悅、幸福,整個世界也被愛和光芒包圍;也可以感到,心靈受壓的世界,人們冰冷的悲哀和仇恨。腦海中,好像有一股思緒告訴她,這些不同的世界,不但是「真實」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而是「永恆」的存在這世界的時空之中,永遠的被保留著。這些不同的世界的感覺,以及所思緒所引發不同的心情的拉扯,令紫薇的心忍忍作痛,她很想把一切記錄下來,告訴身邊的所有人。

慢著……記錄下來?

紫薇意識到這一點時,立刻在床上彈坐起來,也明白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但,對她來說,這也是太真實了,不由得有點害怕。

「妳可以把妳所見的,寫出來啊。」紫薇的耳畔,傳來溫柔的男子聲音,可是,從聲音的方向看去,卻不見一個人。

「難道是……」紫薇悄聲在嘀咕道。

「別害怕,我是在妳了解自己的能力之前,來守護妳的守護靈,我姓賴,妳也可以稱我做賴先生。」聽到這股親切的聲音,紫薇心中縱然害怕,但也比剛才安心多了,至少那人不會像幽蘭般,說著奇怪的話,加上疲倦的關係,很快又再一次睡著了。此時,她也想不到,窗外正有人偷看著自己。

「好像有妖精發現了預言者了。」在紫薇窗外的樹上,坐著的幽蘭說道。

「但他們應暫時不會有行動,他們也未清楚紫薇的情況。」一旁的清風說道。

「始終要小心一點,雖然賴先生在她身旁,但他們的能力也不能看輕的。他們希望把知道多重空間的人殺掉,使他們有藉口,把走向不適合他們意願的眾人類殺死,然後獨佔這世界。」幽蘭分析道。

「其實,現在一切也是言之尚早,但他們看來很焦急。」

「對他們而言,一切也不早了。在紫薇所見的空間中,他們不也是毀滅了那時的『人類』嗎?只是,這次,同一類的妖精,在這空間,碰到我罷了。既然這時空的法則是,任由人類決定,我也只好阻止他們了。」幽蘭微笑的說道。

「這也是妳的工作吧。」清風輕輕拍了拍幽蘭的頭,繼續說道:「現在先休息吧,明天妳的課好像較多的。」幽蘭溫馴的笑了笑,便像小貓般,伏到清風腿上睡了。

翌日,紫薇回到課室後,略帶警覺性的,掃視四周,尋找幽蘭的蹤影。眼前雖未見蘭的身影,但卻依稀嗅到,幽蘭身上的,獨有的,淡雅的幽香,迅即回頭一看,幽蘭正站在自己的身後,優雅淺笑著。

「早安,紫薇同學。」幽蘭優雅點頭微笑道。

「早。」紫薇笑的有點兒牽強,令其他同學感到奇怪,在後面竊竊私語的談論著。

〈紫薇小姐,妳不用擔心幽蘭小姐,她只是來看看的。〉 這時,在紫薇的意識中,傳來了賴先生的聲音。

「對呢,妳不用擔心,我完成工作後,大家便會像以前一樣。」在紫薇還未對賴先生的話,有任何的回應時,幽蘭已把賴先生的話接上,這一舉動,令紫薇更為吃驚。

〈幽蘭小姐,妳這樣可是嚇倒她了。〉 雖然紫薇感到賴先生的話語,但她也知道,這句話不是跟自己說的。

「對不起呢,我倒忘了,現在你在她身旁呢。」幽蘭輕聲的,掩著嘴的笑說著,這使紫薇更為驚訝。「對不起呢,我還是準備上課好了。」幽蘭說畢便到前排的座位,拿出文具準備上課,紫蘭發呆不到一分鐘,便因教授出現,被一旁的蓮兒拉回座位上。

早上的課堂結束,當幽蘭正想離開的時候,一直等候機會發問的紫薇,立刻叫住了她。幽蘭輕盈的轉過身,微笑的說道:「對不起,我還有要事,妳還是先吃午飯吧,下午還有課的。」然後便回頭離開,剩下呆在課室中的紫薇。

下午的課堂,在一小時後開始,紫薇在到達導修課的課室後,發現幽蘭也在,奇怪的表情,令蓮兒把她拉到自己的身旁坐下。

「今天是幽蘭做報告呢,看來我們要花很多時間抄筆記了。」紫薇稍為錯愕了一下,回過神來說道:「對呢,我差點忘了。」把那份感覺給掩飾過去。

導師準時的到達,幽蘭亦開始了報告,清澈優雅的聲音,如風般,充斥整個房間。紫薇內心不禁吶悶,懷疑幽蘭的來歷。她雖然坦言她不屬於這兒的,但是她擁有的知識,卻媲美一直用功讀書的同學,甚至教授,雖然歷史系的資料,不少可在書上找到,但幽蘭獨到的分析,資料的細緻,卻是遠超身為學生所理解的範圍。在紫薇仍在納悶的時候,幽蘭的報告已結束,而且正和台下討論,眾人的目光正看著自己,希望聽到自己的意見!

「呃,還是大家先說吧,我正消化幽蘭同學所說的內容。」由於她自己剛才沒留心聽,所以只好藉詞推卻帶領討論,蓮兒見狀,立刻替她解圍,令她稍為舒一口氣。

課堂結束後,在面色變得難看的導師離開後,眾學生便圍著幽蘭笑說道:「妳剛才很厲害呢,多重的歷史演化觀,把導師的理論都壓下來了。」幽蘭笑著向他們說謝謝,然後向一旁靜看著的紫薇,甜甜的笑問道:「妳對歷史的多重性有甚麼意見?」紫薇輕輕的搖了搖頭,說句不清楚便離開。

在剛離開校門的時候,紫薇便看到幽蘭在自己的跟前,紫薇一面冷漠,以掩飾心中的不安,當幽蘭走近的時候,她看到幽蘭的面色突變,然後拉著她便跑!

「發生……甚麼事?」紫薇既驚又不解的問道。

「……」幽蘭沉默不語的,留意著四周的變化,突然喊道:「清風,快過來幫忙!」這時一道半透明的水柱,向她們衝過來,但旋即被風捲走。紫薇邊跑邊環顧四周,發現沒人看到此事。幽蘭把紫蘭拉到公園後,才停下來,回頭向已經在喘氣的紫薇說道:「有人想殺妳。」

「甚麼!」紫薇驚訝的合不上嘴,雖然不大相信,但剛才她是真的受到襲擊,除非那是幻覺!

「沒問題的,清風應已把他們打發走了。」幽蘭話音剛落,清風已回到她們的身邊,幽蘭走上前去,親暱的拉著他的肩膀,在耳邊悄悄的說道:「剛才麻煩了,他們如何了?」

清風輕輕摸著幽蘭的頭,旁若無人的抱起幽蘭,溫柔的笑著說道:「都逃走了,應暫時不會回來。」幽蘭轉身,從清風的身上落下,躍到紫薇的跟前,平淡的說道:「剛才,妳也應看到吧,妳被追擊時,四周是無人看到的,更不會說幫助妳了。雖然,他們暫時被趕走,但還會再回來的,只要妳繼續擁有那些夢境,他們也會回來找妳;除非,他們全被解決掉。」

「妳究竟誰?為甚麼會知道這些事?妳和那些人,究竟有甚麼關係?」紫薇後退了幾步,厲眼的瞅著幽蘭問道。

「我不是告訴了大家嗎?我是幽蘭,燕尾蝶幽蘭,人類的響導。」幽蘭帶笑的移上前,聲音陰沉的、緩緩的說著,這迫使紫薇倒退了幾步,加強自己的防衛意識。

「紫薇小姐,別擔心,幽蘭小姐是來保護妳的。」紫薇的腦海中,傳來賴先生的說話。

「但……」紫薇試著回應,但看到幽蘭繼續上前,不禁繼續後退。

清風上前,輕按著幽蘭的肩膀,幽蘭會意的笑了笑,轉身便離開,剩下紫薇,小心翼翼的離開。

「暫時不詳細的告訴她嗎?」回到紫薇家旁的樹上,清風問道。

「算吧,若現在告訴她的話,她一定會放棄這種能力的。這樣,便使她違背了她出生前的願望。若她在明白整件事後,真的決定放棄這份能力,我才替她封閉這一切的意識吧。另一個可能是,她可能,需要有人,把封著這份能力的力量,整個的解除,令她自由的穿梭這些意識之中。」幽蘭思索了一會,繼續說道:「何況,我們現在要以她作餌,把那些妖精全引出來。今天的事,雖會令他們有所戒心,但他們一定不會放棄的。」

「想不到,自從妳在穿梭時空實相的一事後,所要顧及的事情更複雜了。」清風憐惜的,擁著幽蘭的肩膀說道。

幽蘭輕輕的搖了搖頭,微笑的說道:「若不是這樣,我可能會繼續受到往事的影響呢。既然知道,有著另一個的自己,有著身為人類的幸福,她能去經歷,現在的我,無法再經歷的一切,我已經很滿足了。至少,我知道,我擁有比她更悠久的『生命』,我有比她更明確的目標,而她則擁有家庭、愛惡,我們更各司其職,見證著不同的世界發展……這樣,好像也不錯呢。」幽蘭淡淡的說道。

「妳不是也可以有愛惡嗎?」清風把幽蘭,拉到自己的面前,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面頰說道。幽蘭低下了頭,若有所思的說道:「這……始終是有點不同的,我很喜歡你,但我不能像沒覺醒的我一般,為我所喜歡、所愛的人,去生育屬於我們的孩子,很多人不是這樣說的嗎?一般的精靈不會擁有自己的孩子的。但是,我記得,在覺醒前,母親常跟我說:『能跟自己喜歡的人,生育屬於自己的孩子,是最幸福的事……』 她希望我能找到一個好的夫婿,幸福的生活,但想不到……」幽蘭憶起昔日的往事,面色也沉了下來,過了一會,才淡淡的笑說道:「算吧,另一位幽蘭,應該很幸福吧,但她應把覺醒的機會,留給她的孩子,可能也會有點遺憾吧。」幽蘭坐到清風的身上,倚著他說道:「我有點餓呢,很久沒吸取到靈魂中的能量呢……」清風溫柔的,把額角靠向幽蘭的嘴邊,讓她稍為吸一口自己的能量。對他們而言,進食人類的食物,雖不會對身體造成影響,但卻無法補體力;精靈的體力,必須藉其他生靈的能量來維持,幽蘭以往在使妖精、人類沉睡之時,也會吸收到對方部份的能量,甚至部份的靈魂的,但最近妖精很少出現,又因監視紫薇身旁的事物,為使身份不被揭穿,暫時不能吸收其他靈的能量,所以便需向和善的清風身上吸取。對他們兩人而言,這份能量,可以很快回復的,但必須藉一股非自己的能量來補充,才可維持日常的體力,所以,必要的時候,便會在對方的身上吸取。

由於明白一段短時間內,不會有人攻擊紫薇,加上,遇上了學校假期。為了令紫薇暫時可以解除戒心,幽蘭決定這數天,暫不直接與她見面,改為在遠處看守著、保護著她,也監察著她體內能量的變化。她發現,紫薇在夢中,穿梭多重時空實相的能力,不但越來越明顯,而且有逐步擴至可在屬於她的現實時空的實相中的趨勢,她逐漸能有意識的,把相同空間〈不同時間〉,以至不同時間、空間的影像,投射到自己的意識之中接收,也能明白多個不同時空中的因果關係。紫薇在賴先生的指導下,控制自己的能力,以及了解自己的這能力,以至她自己所能做的,心中也明白,她也應把一切所知的,盡力讓所有人明白,為未來作一個選擇。在接收的不同影像中,她看到幽蘭的身影,從古代起,一直,引領著人類……

到了上課的日子,紫薇在同學中,找尋著幽蘭的身影,當她看到幽蘭,不禁鬆了一口氣,要幽蘭跟她到課室外交談。

「對不起,早些日子,我對妳這樣無禮和懷疑。」一到外面,紫薇立刻賠罪道。

「妳好像知道不少事了。」幽蘭一面沒關係的說道。

「但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人要殺我?」紫薇說道。

「妳看到不同的影像吧,也看到一些較極端的未來,人類破壞了整個世界的平衡,最終自招毀滅;也看到人類與整個世界和平共存的世界;另外,有些被你們稱為妖精的自然界的生靈,想把人類,趕離屬於這個實相世界的系統,然後自建一個新規律……」在幽蘭說著這些話時,紫薇點頭認同著。

「妳試想一下,若妳不想人類滅絕,妳會怎樣做?」幽蘭反問道。

「我會用所有我知道的辦法,去傳播和自然共存的訊息給所有人,不,是所有生命。」紫薇不假思索的說道。

「那,若妳是想佔有人類地位的生靈呢?」幽蘭續問道。

「我會把……對呢,為甚麼我沒想到?為了能實現這一點,當然是要任由人類去破壞現有的規律,然後從人逐步的消滅人類,必要時,殺光所有知情的生命……」紫薇恍然大悟的說道。

「那妳明白,為甚麼我要來吧。」幽蘭露出慈藹的笑容。

「我看到了。妳是燕尾蝶,是自然生靈中,同時繼承妖精的力量和生命,以及人類血裔的生靈。妳看守人類的發展,平衡自然與人之間的衝突,因為妳也曾是人類,所以,妳是屬於這個時空實相的,導引這個實相的發展,引領人類的方向,把受影響的生靈,帶到另一由妳和其他生靈,新創的實相中,這個實相,妳暫時不能直接的參加,只能作一個領航者。」幽蘭聽到後,拍手稱是,微笑的表示,紫薇已一定程度上,掌握她的能力。

課堂如常的進行,幽蘭感到一股異樣的氣息接近,迅即以淡泊的花香,籠罩整座校舍,以至整個校園。甘甜的花香,引導眾生靈入睡,百花的花瓣,展開細緻清靈的光芒,形成保護生命的結界,除了幽蘭外,另一個沒有入睡的,就是紫薇。紫薇也察覺四周的變化,但幽蘭示意要她不要作聲,而她則移到紫薇的身旁,為她打開了隱固的結界,讓她坐在結界的中央,免受妖精們的攻擊。

一股強力的水柱,向二人衝過來,幽蘭輕易的用花瓣將其吸收,此時,幽蘭也換上了一身以往的裝束,接受對方的挑戰。

接下來,換成了一條火龍,向她們轟去。幽蘭身影一閃,躲開了直接的攻擊,放出身上的羅紗,把火龍緊緊的包圍和吸收,然後有點不耐煩的說道:「若是想勝過我,把這位小姐殺死的,躲起來是沒用的,還是一起出來吧。」幽蘭微笑著,等待在角落中現出的十來個身影,在不同角落步出的,有些是人型的生靈,有些介乎動物與人類之間,相同的是,他們同時向幽蘭發生猛烈的攻擊!

無數的水柱、火焰,由四方八面,向幽蘭襲去,幽蘭帶笑的轉個圈,手輕輕一揚,身影一翻,立刻用銀色的絲線畫出層層的結界,把所有攻擊消餌,並拉動絲線,把攻擊化為銳利、帶毒的鱗片,如旋風般,向原有的攻擊者放出。一眾妖精立刻以不的結界、閃避,以化解幽蘭的攻擊;雖然當中有幾位,遭受了幽蘭的攻擊,並因此受到鱗片化為的絲線緊緊包裹,但大剖份的妖精也避開了這一刻的攻擊,此時,一陣狂風刮起,帶動無數的花瓣,掩蓋了所有妖精的視線,待所有生靈回過神來之時,所有意圖攻擊的妖精,已被幽蘭的絲線綁起,成為一個個的繭。剛才還沒看到的清風,現已昂然的立於幽蘭的身後,靜靜的看守著幽蘭和紫薇。當他看到所有的妖精已被擒,才稍稍的鬆一口氣。幽蘭亦開始專心拉開時空之間的通道,把所有的繭傳送過去,紫薇隱約的看到,那兒有大量沉睡的人和妖精。

正當大家開始放下戒心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量凝聚起來,清風立刻以身保護著幽蘭,擋住突然其來的如利劍般的羽毛攻擊,清風立刻受創倒在幽蘭的身上,而幽蘭亦因此跌坐在地上。

「清風!可惡……」

看到倒在自己懷堛熔M風,幽蘭的面變得異常惱怒,把平日的溫婉也完全掩蓋,一手緊抱著因受傷而無法動彈的清風,另外的手向羽毛出現的方向一放,放出無數如箭般直奔的絲線和花瓣,穿透在暗角的一個,有著鷹般羽翼的妖精,然後把他擊至重傷,再以羅紗緊緊的勒緊,直至他被羅紗吸收。

待確定再沒有妖精再來攻擊後,幽蘭扶起受傷的清風,一面擔憂的,關切的問道他的情況,看到清風微笑的搖搖頭,幽蘭才稍稍放心的緊抱著他,帶點憂心,眼中閃爍著淚光的說道:

「我答應過的,我要保護你的。可是,現在卻常要你保護我……這樣我怎向你的母親交代?」清風溫柔的撫弄幽蘭的頭髮,微笑道:「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請不要再多想了,現在,我的力量不也是成長至可以保護妳嗎?」幽蘭笑著點了點頭,把紫薇身旁的結界解開,微笑問道:「妳還想擁有這種力量嗎?還是,想變回一個普通人,像他們一樣?」紫薇想了片刻,搖搖頭,冷靜的說道:「我要告訴所有人,他們所作的一切決定的後果。」幽蘭微笑的上前,輕吻一下她的眉心,紫薇立時昏睡過去,幽蘭悄聲的說道:「既然妳這樣想,那我便把妳留下來,希望妳可以令更多明白這世界吧。我要走了,妳和所有的人,也會忘了我的存在,在妳成長的期間,賴先生會保護妳的了。惱人的妖精,在妳這一生,都不會再傷害妳的了,再見。」說畢,便與清風轉身離開。

「妳猜,人類的路會怎樣走?」在遠處,看著所有人回復以往生活的清風,向幽蘭問道。

「我嗎?不知道呢。」幽蘭撫弄著清風已復原的傷口道:「那要看人類的想法了。無論如何,我也在一旁看著。何況,紫薇已著手寫小說了,賴先生引導她,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到能協助她出版的人,既然新進程已開始,我們便看看,這世界會怎樣走下去吧。」幽蘭轉為坐到清風的身上撒嬌道:「反正現在暫時沒甚麼特別的事,我們到別的地方看看吧。人類的事,留給他們自己想吧,反正,新世界已準備好了,他們怎樣想,這世界也總有辦法應付。」

「那妳想到那兒?」清風抱著幽蘭的腰笑問道。

「到你的家鄉吧,我們很久沒去拜祭你的母親了。」幽蘭帶點羞澀說道。

「好吧,那我們現在便走吧。若她知道妳仍在我身邊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