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回溯之卷

「晚安了,清風。」幽蘭如平日般,在清風的懷中酣睡……

「嗯?為甚麼這樣吵?」一股冰冷的風過後,幽蘭聽到嘈雜的人聲,還有鑼鼓的聲音,使她不得不揉揉眼睛,醒來看過究竟。

「幽蘭小姐,早安。」在旁邊的婢女,春籣問道。

幽蘭看到自己身邊的房屋,雖不是華麗的院子,但也算得上是中上家庭的房子。雖然在這一刻,感覺有點兒奇怪,但片刻之間,卻說不出所以然來。這時,春籣已拿了一盤水,讓她梳洗,幽蘭簡單的洗臉後,讓春蘭替她梳理頭髮,然後到大廳中,向爹娘請安。

「幽蘭小姐,老爺他種的花,被皇上看上了,他欽定,每年高價向老爺收集花呢,而且還賞賜了不少財寶,並著人加建庭院,讓老爺可以安心種花給他賞玩。」幽蘭一到大廳,便聽到很多有關此事的情況,以及一帶村民的恭賀之說話。在她還沒明白過來的時候,已被娘親拉回房間,替她量身作新衣,以為遲些日子,皇上來賞花時迎見皇上。

接下來的幾天,幽蘭家人也是喜氣洋洋的,又是宴客,又是接待官員的,唯獨幽蘭一人眉頭緊鎖。

「幽蘭,妳身體是否不適?」幽蘭的母親,也察覺到幽蘭跟往日有點兒不同。

「娘親,女兒沒事,只是一下子,無法適應這個變化。」幽蘭溫柔的回答著,然後躲到母親的懷中撒嬌,但心中仍掠過一絲失落感,像自己遺忘了一些片段。

接下來的幾天,幽蘭身體出現了不明的症狀,經常的出現咳嗽、昏厥等現象,家中遍請大夫也無效,惟此時,又收到皇上來巡視的旨意,一家只好出門迎接,而為免觸怒皇帝,幽蘭也只得帶病相迎。皇上駕臨後,見四周七色之花卉,已面露欣賞、喜悅之色,及後看到出迎的幽蘭,雖然略帶病容,但楚楚動人的神態,加上甜美的面容,卻是惹人憐愛,面上劃過一絲曖昧之笑容,近臣立刻察覺他的想法,便籍詞請其回宮,再行商議。

幽蘭回房間休息時,在昏昏沉沉之間,隱約聽到一位男子,在不斷的叫喚著她。她感到自己,像是被一位似是熟悉的人抱緊,叫喚著,惟醒來時,房間卻空無一人。

翌日,幽蘭家人接到皇上旨意,皇上看上了幽蘭,已決定擇日迎娶,日期為下月十五,現已派人給幽蘭準備一切婚嫁事宜,並賞賜每個人大量金銀財帛,男丁均賜予官職。幽蘭父母,口中雖說謝恩,但常言道「一入宮門深似海」,妃嬪之間的爭寵、猜忌、殺戮,君王喜惡無常,肆意傷害臣下、妃嬪,卻是在民間,也能常聽到的故事,心中對女兒的幸福,始終有一份疑慮,惟君命不可違,只好囑咐幽蘭接受。

由於得知幽蘭仍然臥病在床,皇上更派太醫為其診治,惟認為幽蘭之病,是來自靈體,又派了國師,為幽蘭驅邪。可惜,各種方法也嘗試過,幽蘭的身體,不但未見起色,而且越來越差,除了聽到那些不存在的聲音外,也開始隱約的看到,有一男子,抱著自己的幻像。

因為皇上金口已開,即使幽蘭身體衰弱,籌辦迎親之事,仍一定要繼續進行,這更拖垮幽蘭虛弱的身體,並使她對身邊的一切,產生嚴重的疏離感。她開始感到,自己應不屬這個地方,而這一意識,亦越益強烈,並使她出現時空錯亂的情況,隱隱她的身體中,泛起一種抽離的力量。

幽蘭也意識到自己的精神狀況,並明白家人的顧慮,大家也清楚知道,違抗聖旨的後果,所以也只好當作那是一份恩典,幽蘭也裝著自己的狀態不錯,至少可以繼續作出嫁的準備。但,在大婚前的一晚,幽蘭這股脫離現實的感覺更為強烈……

她感到自己的意識,開始脫離了自己的身體,並清楚的看到,一位俊俏的男生,正緊緊的抱著自己,不斷的叫喚著。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沒見過的,但也像是曾看過,而那個自己,又像是跟現在的自己有所不同,正在疑惑的時候,卻又聽到身邊有著竊笑的聲音,好像是取笑著自己。突然升起的怒氣,令幽蘭整個人突然明晰起來,察覺這虛幻的一切,光芒從體內湧出,洗滌著被催眠術控制著的意識,也看到在背後操控著的妖魔 -- 夢魘。

「妳察覺了嗎?偉大的燕尾蝶大人?」夢魘深沉的笑道,俯視著一面不安的幽蘭。

「原來是妳在控制我的夢!」幽蘭生氣的說著,正想使用力量應付,但發現力量卻不聽使喚,幽蘭略帶驚恐的一再嘗試。

〈可惡,力量使不出來!〉

「幽蘭大人,不用再嘗試了。因為妳猜錯一點了,妳並不是在真正的夢中,我把妳投射回妳未覺醒的空間中。在這空間,妳是選擇了不去覺醒的,所以,妳也沒有強大的力量,只有少量,保護、滋養生靈的能量,所以,現在的妳,根本無法傷害我。」夢魘笑了笑,繼續說道:「在這個整體的世界,同時存在著很多不同的時空,妳因為曾為人類,所以,思想上,受到人類所設下時空理念的控制,不能自由出入不同的時空,這也是妳的弱點,也是人類的弱點。我就是有力量,把任何一位生靈、妖精等隨意帶到不同的時空之間,人類一直以為那些不同的空間,以是一場夢,他們怎也不會想到,那是我把他們,帶到不同時空的結果。」夢魘的手一揚,幽蘭便看到,這個時空的自己,正進行上頭的儀式,面上一面抑鬱的,而一旁的母親,更是偷偷的啜泣著,等待著明天,永遠的跟自己的女兒分離,把她送進永遠的寂寞、權力鬥爭之中。

「妳還是好好的,去當妳的妃子好了。我可以向妳保證,在這時空中,妳因有著永不衰老之美貌,和百花誘人的魅力,可以在生之年,享有絕對的權力和崇高的地位,而不用害怕有失寵的一天;妳將會擁有自己的兒女,他們會成為國家的支拄,長子更會成為日後之帝君;當然,妳一旦選擇說不,那麼,這時間點中的妳便會轉到抄家滅族的時空之中,妳整個家族、朋友、鄰居,也會因妳違抗聖旨而死。另外,我想告訴妳在這時空的重要性,妳的出現,將令楊氏無法站上妳所認知的,令時空出現轉捩點的舞台,唐室會因妳而繼續興旺一段長時間,妳還是不要拒絕當妃子吧。妳不是想當一位人類嗎?妳不是想擁有自己的家庭嗎?我想,妳不會讓這個機會溜走吧。」

〈我在其他時空實相?那麼,要重拾力量的方法是……〉

看著一面苦惱,想一再嘗試發揮力量的幽蘭,夢魘正想笑著離去,此時,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沖走,待回過神來之時,已看到幽蘭和清風,站到屬於他們時空的大樹之上。

「謝謝妳提醒我,我才返回屬於自己力量的時空之中,為了報答妳說了這樣多有趣的事給我聽,我會把妳,完完整整的,帶到屬於另一時空的新世界去沉睡。我還是決定當我的燕尾蝶,反正一切皆是不同時空製造出的幻象,我想選一個較適合自己的,好好的玩下去。」幽蘭一面把玩著手上飛揚的花瓣,一面冰冷的說著。

夢魘輕蔑的笑著,背上的如蝙蝠般的翅膀搧出狂風,向幽蘭等襲去。幽蘭一面木訥的置身其中,露出平靜的表情,淡然的說道:「同一種方法,是不可能對我使用兩次的。」 清風把狂風鎮住,然後回攻夢魘,使夢魘危立在時空的交界點上,隨時跌向一個未知的時空中。

夢魘對這種的攻擊,顯得比想像中平靜,嘴角抹過一絲微笑。

既然無法把幽蘭再次拖入其他時空,她只得改變戰略。她嘴角一揚,轉眼間,幽蘭的身邊,便變成了一個火海,依稀還聽到,一個女性的悲鳴。

「娘親?不,不可能,我已經回到自己的時空中……為甚麼……」幽蘭立時面色大變,若不是身旁的清風把她拉出火海,恐怕會受到嚴重的傷害。

「怎麼了,燕尾蝶?妳還想感到怎麼樣的回憶?我可以把妳在各時空中的經歷和痛楚,全部送給妳的。」 這時候,剛逃出火海的幽蘭,身體開始現燒傷的痕跡,火焰的熱力和傷害,一直纏繞著她,身邊依舊響起她母親的哭叫聲。清風只得一直緊抱著她,希望可以減少對她的傷害,可是,那些熾熱的火焰,卻只會傷害幽蘭

「痛……可惡!」在混亂和迷茫中,幽蘭掩著耳朵,想掩蓋身邊的聲音,自己的腦海也因痛楚和悲傷,變得一片混亂,所以一下也想不到任何辦法。潛意識中,雙手放出了百花,清風也適時捲起了風,讓百花的芬芳和光華,吹遍這個空間。

在空間中,幽蘭的氣息逐漸回復。這時候,她才發現,夢魘的力量,是藉著對方意識無法集中時,把不同時空的意識,傳送到對方的心中,然後用潛意識的變化,達到傷害,甚至殺死對方的目的。由於清風沒有參與這一段的回憶,所以完全不受這種法術的影響;而且,只要幽蘭的神志回復清醒,明瞭自己在時空中的位置,這種攻擊也會完全失效。這時候,只見幽蘭身上的傷口完全消失,她清除了意識上,錯誤感受到的事件,所以,這事件對她身體造成的影響,也隨著她意識重新整理而消失。

看到自己所有的絕技,也因為幽蘭的思緒日漸清晰而失效,夢魘不由得害怕起來,她再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對幽蘭作出任何攻擊。因此,她打算跳入另一個時空,以逃避幽蘭的反擊,誰知道,幽蘭的羅紗,已緊緊的纏上了她,揉合著超越時空的絲線,令她不能以時空跳躍去逃離,最終被絲線緊緊的包裹著,落入屬於幽蘭所控制的世界的時空之中。

「妳看來也很仁慈呢,只是把她逐入那個世界。」清風微笑的說道。

「她讓我看到,我沒覺醒的世界;我可以重現我的家人,已是一份不錯的禮物,我這樣做,只是一份回禮。」幽蘭輕輕的抬起頭說道,這時候,剛才還是很冷靜的清風,從後面緊抱著幽蘭。

「妳這次,昏睡了很久,而且剛才還……這次,我真的很擔心……」清風隨即發現自己失儀,正想放手的時候,幽蘭環抱著他的脖子說道:「對不起,我回來了。」

「對,歡迎妳回來。那麼,現在……」

「走吧,人類正邁向一個轉捩點呢,看我們可以協助他們,到哪一個時空中吧。」幽蘭拉了拉清風的衣袖,躍入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