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友人之卷

幽蘭和清風,一如往日,坐在樹上歇息著,一面看著往來的人 們,所不同的,是他們剛到達南方遊玩,看到穿著華麗的人們, 幽蘭淺笑著說道:「世事之變,都給那人說中了,不知他現在 如何……」清風輕撫她的頭,溫柔的說道:「他只是人類,早 已經過世了吧。」幽蘭搖了搖頭,微笑著說道:「我知道,但 他的話,應該在新世界中,看著這個世界,待隨時再來這兒, 指導世人吧。」「妳很掛念他吧。」「對,他是少數能知悉天 機,而且能平等善待生靈的術士。」幽蘭雙眼望向遠方的山, 回想初次跟他見面的事:

只記得某天,幽蘭和清風到南方的遊玩,亦順道看看當時南方 有種奇怪的能量凝聚的原因。到達南方後,幽蘭即現感應到陰 柔中,帶著光芒、靈秀的能量,隱隱藏於人群之中。當她正在 山上,享受著這一帶的山川之靈氣時,聽到她和清風坐在的樹 下,有三個人急速的跑過。

「老……老虎……」看到他們氣急敗壞的逃跑,幽蘭微笑的搖 了搖頭,示意清風稍稍阻攔老虎,好讓眾人逃走。

「真的要阻止嗎?」清風對幽蘭的舉動有點奇怪,平日的幽 蘭,本著順應法則的規定,不會隨意出手幫助人類,或應該說, 生靈中任何一方,但看到幽蘭點頭,便乖乖利用狂風限制著那 隻正在撲食那些人的老虎的活動,老虎見到幽蘭後,雖然想抗 議幽蘭的行動,但聽到幽蘭在牠耳邊悄悄話後,便恭敬的領命 離開。

「妳為甚麼想到救他們?」清風看著逃遠了的眾人問道。

「你也會感到吧,他們之中,有一個透著飄逸的靈氣,那人可 是一代奇材,或者可使這世界進化得更美好,所以一定要留下 他的生命,何況,他可能對我們的工作有幫助。」

「那,不如到他們一會兒會到的小鎮去看看吧。」清風指了指 附近的小鎮建議道,距離他們所在的地方,附近只有那個小鎮。

「好啊,但,話說在前面,這次我不要再裝小孩,這樣一定會 被揭穿的。」幽蘭吃吃笑的說道。

「好吧……」清風想了想,在幽蘭的耳邊悄悄說了幾句,兩人 便換上衣服,準備上路。

大約兩個時辰,在沿海的小鎮中,有三個衣衫襤褸的人到來, 隱約聽到他們,尤其是較年輕的一位不斷的說著:「肚子很 餓……」「先生,盤川已經沒剩下多少了,而且大家也很久沒吃 甚麼東西……」「呵呵,別急,跟著我來吧……」那年老的一個 男人,笑著回應他們,看上去,他雖然衣衫破舊,但仍有著一份 迷人、高貴的氣質,和一份仙風道骨的感覺。其餘的兩個男人, 一個較為年長,有一份世故的感覺,而另一個則只是一個年輕的 小伙子,率直的性格,在外表上表露無遺。說著說著,那長者已 把他們領到一個高級的酒家的裡頭去了,雖然感到四周的人的閒 言閒語,但長者也微笑著,著眾人坐下。當大家坐下後,長者喚 來了店小二,說要點上最名貴的菜色,店小二看著他們一身寒酸 的打扮,起初露出了一面不屑的表情,但看到長者給他的小費後, 立刻依言去辦,而且是必恭必敬的招呼著;反而同行的兩人,卻 因此大吃一驚。一直在一旁等待著的幽蘭,卻在微笑著。

那位老先生,好像也察覺到幽蘭的存在,向幽蘭稍微的點一點頭, 便跟他的同伴繼續聊天。不消一會兒,製作精巧的佳餚美食,陸 續的放上桌面,裡面有肉有菜,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在一番瘋狂 的吃喝後,桌面上的菜也全部消失了,老先生擦淨了嘴,便向掌 櫃喊道要結賬。

店小二把賬單拿來後,老先生便著小二先拿水給他洗洗手,待洗 清潔後,才好付錢。後面有些好事者已笑言他們無錢付賬,正在 後面笑鬧著,老者著被嚇著的店小二不用擔心,並笑說他懂一套 神通,洗手也可以點水成金。好奇的人士一湧而上,老者借助反 射在水面上的光芒,輕易的說出不少人的家事和穩私,令一旁的 人也在竊笑著。過了一會,他指出一古董商人將會遇到貴人,並 著他立刻回到巿集。老闆怕他繼續鬧下去,會趁機耍賴不付賬, 所以堅持要長者先付錢,才再顯其神通,那古董商人聞言氣極的 說道,若長者所言為實,他會全數支付長者之賬單,老闆生怕到 時無人結賬,還想繼續再說下去,甚至想拉他們去報官,在彼此 互相拉扯的時候,後面的有一把清澈的女子聲音,向老闆保證, 無論老者的話是否屬實,她也願意立即為那長者支付那筆不過是 數百兩的飯錢,條件是不可以打擾她看長者表演。眾人好奇的看 過去,只見一打扮如富家小姐,卻帶著一份女俠般的傲氣的少女, 正在優雅的喝著茶說道。

老先生迎上前去,向那少女施禮道:「姑娘不必為老夫擔憂,姑 娘也該明白,這點小事,老夫應該可以應付得了。」幽蘭微笑著 拱手道:「小女子幽蘭,未指教先生高姓大名。」老者行幽蘭行 禮道:「敝姓巫,幽蘭姑娘有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