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之下卷

看到清風的表情,幽蘭的心中倒猜到幾分,幽幽的聲音在黑夜中迴旋……

「其實,我也應告訴你了。說起來,已經忘了是何時了,只記起那時的人,可以自由自在的交往, 而且生活無憂,當時我在一個種植花卉的小康家庭生活。自小,父母也很疼愛我,雖然我是長女, 但不用我分擔太多的家務;他們經常提到,我出生時,帶著百花的香氣和光芒,所以他們一直認為, 是我令家中所培植的花卉長得比以往漂亮,也因為父親所種的花,越來越有名氣,所以開始受到官 員和權貴賞識,所以父母一直讓我和弟弟們唸書,甚至學書畫、音樂,以待他日能嫁入較好的人 家。」幽蘭努力堆砌回那段古舊、散落的記憶,柔弱的小手,緊緊握著清風的衣服不放,清風只有憐 惜的抱緊她,幽蘭淡淡的聲音再次響起:

「那時的生活雖然很快樂,但我漸漸感到與那個世界格格不入,而且很容易感到疲累和不適,也逐漸 不想只吃一般的食物,身體越來越虛弱……」幽蘭看了看清風的反應,頓了頓再說道:「父母親也很 擔心我,所以請了很多大夫來醫治我,也找了很多師傅來看看,家中有甚麼妖邪侵擾。雖然那些術 師們,也看出家中受到妖怪的滋擾,但一直找不到源頭,不同派別的師傅也用盡了他們的看家本領, 所有的結界、符咒,法術,能夠使用的,也用上了,但也無法作出任何的改變。別說驅妖了,連妖怪 的影子、種類,也完全無法找出來,所以全給我父親攆出家門。父親也自此不能全心去打理花卉,甚 至開始荒廢了他的工作。因為皇上只愛賞我家的花,所以,此事不久後,也傳入當時皇上的耳中,他 立刻派了國師來我家調查,發現我身上藏有妖氣,認為我被妖怪附身,但當他帶我帶出去陽光下,打 算為我驅妖的時候,沒想到,我因為穿過父親的花林,吸取了花卉的力量,因而覺醒……」幽蘭的聲 音,變越來越微弱,但清風想用手,按著她的嘴巴,制止繼續她說下去的時候,她卻搖了搖頭,繼續 抬起頭說道:「那情景,把國師嚇的死去活來,生怕我覺醒時,把他的精氣吸去,立刻作了一個結 界,保護自己,而不顧其他人。因此,我吸取了一些村民的生氣和靈,令他們永遠的沉睡,甚至死 去,但我也同時因為身體的變化而昏迷……國師把我綁起,和他認為同為妖精後代的母親抓走,因為 我的弟弟們是另一個娘親生的,所以得以保命,而我跟母親,則在幾天後,被帶到法場,打算在村民 的面前,活活燒死,以絕後患。」

幽蘭頓了頓,看著清風充滿疑問的面,苦笑著說道:「很奇怪吧,我竟然沒死去或消失……那天陽 光很猛烈,就像那些村民,把祭品押送到湖邊一樣,我跟母親也是被村民、士兵綁著,一面哭著, 一面像死囚般被拉到法場,一路上,受盡村民的辱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