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之上卷

「很燙……我不要……娘親……」幽蘭在清風的懷中,突然不安、掙扎著的驚醒過來,在清風的 懷中顫抖著。

「沒事嗎?」幽蘭搖了搖頭,然後便伏到清風的胸膛撒嬌。這時看到一些村民正把一個約十五、 六歲的少女綁起來,正在樹下走過。那位少女身穿素衣,而且在哭泣著,令人懷疑那些村民把 她綁起來抬走的目的。

「清風,知道他們在做甚麼嗎?」幽蘭抬起頭問道,清風搖了搖頭,說道:「要去看一下嗎? 我們裝成過客便可以了。」

不久,在隊伍的前面,出現了一對過客,女的束著小辮子,穿著很利落、撲素的藍色的裙,男生 則穿著深藍色的中山裝,看上去應是兩位學生。看到眼前的兩個人,村民要求他們讓開,好讓他 們繼續行程,而且對他們有著一定的戒心。幽蘭裝著甚麼也不知道,只是簡單的交代一下他們是 兩兄妹,因為家裡有事,要趕回家去,但是卻在樹林中迷路。村民有感他們身世可憐,所以著他們 到自己村中休息,但條件是現在先讓他們完成手上的事。幽蘭便以甜美、可愛的聲線問道那是甚麼 事,但村民卻著他們不理會,然後便想抬那女孩離開。突然,一陣狂風刮起,把村民吹的東歪西 倒,而那女孩也掉到地上。當中一位貌似村長的人,以神靈不滿為理由,著大家先把女孩抬回去, 然後再擇日祭祀。

「清風,看來那女孩是祭品。」幽蘭向清風示意道。

「嗯,那妳怎樣看?那應該不是神族的氣息。」

「當然要工作了。」幽蘭微笑著,跟著村民進村,而清風只得跟上去。過了不久,他們便到了一個 非常破落的村莊,旋即感到四周彌漫著一種憂慮和悲哀,尤其是看到村民把少女抬回去的時候,有 些女人不禁放聲大哭,有些甚至哭至昏迷過去,倒在地上。

「請問……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清風本想阻止幽蘭發問的,以免觸到村民的忌諱,以致他們的 工作不能進行,但村中其中一名輩份較長的老人,看了看他們,便淡淡的說著他們村中的傳說:

傳說他們的村後面有一個住著強大力量的神祗的湖,能夠保佑他們能夠五穀豐收;可是自他們上一 輩的祖先,因為跟從政府的要求,把附近的湖,稍稍填平了一部份,以讓政府的道路的工程進行開 始,激怒了湖中的神祗,而招致農作物一直失收,甚至出現了連年乾旱,而且經常發生不知原因的 火災。經過不同的祭祀方法也無效後,在一位法師的最後建議下,惟有決定用活人作為祭品,所以 要把那少女送進湖中,可是,剛才狂風吹襲,跟據法師的說法,認為現在神祗仍然不願接受他們的 道歉,所以只好等待下個吉日再試一次,否則,在政府也放棄他們的情況下, 村民也只可以困在 村中,活活等待餓死,或違背祖訓,放棄祖先長久以來建立的村落,流落他鄉,拋棄自己的根,永 遠背上不肖子孫之名。

「那麼,那女孩很可憐呢,真的只可以這樣做嗎?難道,那位神祗,真的有跟你們這樣說嗎?這個 方法,你們也只是聽法師說罷了,難道你們認為,一定會成功嗎,神祗會喜歡這種祭品嗎?尤其 是,這種祭品,是你們不要的東西。」幽蘭憐惜、語帶天真的問道。問題一矢中的村民擔憂之處, 令村民突然感到這女孩比意料之中聰敏,但卻過於樂天。因為他們感到如果不這樣做,村民一定會 因此而招致滅亡,不如犧牲一個在村民眼中感到有點離經叛道,想追求學校提倡的過激、洋化思 想,甚至想跟自己的戀人私奔的女孩,來拯救村民,即使不知能否成功,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幽蘭聽到他們的竊竊私語後,假裝甚麼也不知道的到了村長安排的地方休息,並暗示清風留意他們 湖中之神,究竟是甚麼東西,但不要干預村民任何行動。

是夜休息時,幽蘭再一次陷入可怕的夢境中,看到比現在稚嫩的自己,剛才的少女般,被人緊緊的 綁起來,跟同樣被綁起來的母親,一起送到湖邊的法場,在眾人的圍觀、咒罵下,活活的,被紅紅 的、熾熱的烈火不斷的焚燒著,再一次在恐懼、痛苦中,驚醒過來,不斷的喘息;也把抱擁著自己 的清風給驚醒,看到他憐惜的摸著自己的頭,溫柔的問道:

「做了惡夢嗎?」幽蘭點了點頭,把面深深的埋在清風的胸膛中,讓心情慢慢的平靜下來。

〈看來那女孩的事,勾起那些應被忘記、過去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