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姬之卷

「清風,看來這兒有一些想破壞人類進化的靈呢……」樹梢上的少女,倚著後面的男生說道。 那少女擁有一頭烏亮的長髮,身穿古樸的服裝,還披上羅紗,卻又和她那十五、六歲的外貌很相配。

「怎麼了,幽蘭?妳想去看看嗎?」清風輕抱著幽蘭,溫柔的問道。

「嗯,有甚麼建議?」「在這兒,歌姬是較能看到不同的人,也能因她的身份受人注視,而把有關的人 士集合起來,妳可以試一試。」「嗯,謝謝你,那我明天過去。」說畢,便靠著清風睡了,而清風則溫 柔的輕拍著幽蘭的頭,讓她安靜的入睡。

翌日,位於大街上的人,都開始流傳著,附近的一間名酒坊,有一位稚嫩的歌姬獻唱,聲音溫婉清澈, 外貌清純高雅,一如出塵的仙子,在各地,不少鄉紳也為之傾倒……

「清泉,去看吧!」一位年輕的大學生,跟他的朋友說道。

「與其花時間去看這些東西,不如想想如何勸村民協助政府的工程進行。」話雖如此,清泉也被他的 朋友拉到酒坊,去看那位歌姬的表演。

到了酒坊後,清泉才發覺,在場的所有人,也是為了新來的那位歌姬的歌聲和美貌而來,直至歌姬接 連的出場,大家也有甚麼反應,到了最後一位出場前,清泉發現各人也是突然變的很清醒,眼神也閃 出亮光。他的朋友笑說道:「換她出場了。」

纖細的身影,徐徐的步出舞台,細緻的面龐,水汪汪的黑眼睛,小巧的櫻唇,還有那往上梳好、盤起、 烏溜溜的長髮,全在這精緻可愛得像娃娃般的小女孩的身上;與前面的歌姬不同,她身穿的衣服,雖繡 有精緻的花飾,但卻是以一身素白為主調,身旁的朋友向清泉解釋道:「別看她一身素白,這也是她的 標記,飄逸出塵,不沾凡俗的靈秀,跟一般的庸脂俗粉不同,所以很受上流人士歡迎。」 而且,當她 一開腔高歌的時候,清雅嘹亮的歌聲,使全場也為之迷醉,優雅清新的聲音,令人如置身於百花之中。 清泉在看的目瞪口呆的時候,身旁的朋友詭異的笑說道:「她不錯吧,她的名字是幽蘭。聽說過幾天便 會讓大家拍賣,因為她剛向這兒的老闆賣身借錢,去寄回給家人辦喪事;到時候,許多富商、官員,也 會搶著把她買下來當情婦;如果你也想買她的話,那便要回去拿錢了,可能到時你可以把她買回當太 太,再不然,買回去,好好的『享受』 一下也不錯,幸運的,她可能還能替你生個兒子繼後香燈。」 清泉一聽便非常生氣說道:「虧你還說的出來!她只是一個大概十五歲的小女孩,若這樣便給人毀掉 了一生,你會心安嗎?你在學校沒學那些新思想嗎?現在都沒有皇帝了,你還是這樣傳統、守舊,簡 值是學校的恥辱!」但那人仍笑著說:「想買的,過兩天拿錢來吧,能拿多少便拿多少,否則我可能 把她買了當情婦哦;還是,若你怕錢不夠,那便等我先買回去,玩厭了,便借給你玩幾天吧。」清泉 怒髮衝冠的,大力一拍桌子後,便匆匆離開,臨行前,似督見幽蘭向他嫣然一笑,像是答謝他的心意。

第二天,清泉大清早便到了附近的一個小鎮,向村民講解政府希望在拜祭龍神的廟宇的位置上,築一 條鐵路穿過,所以要把村民世代拜祭的廟宇拆掉。村民自是群起反對,不但認為這會破壞風水,而且 還會引致天遣的,所以意圖制止有關工人的行動。清泉對村民的迷信實在看不過眼,立即把神像的手 扯下來,顯示那位神祗不但無力保護自己,也沒有對他作出懲罰。趁著村民嚇呆的時候,讓警方和軍 隊把廟宇圍起來,立刻開始拆卸的工作。

「幽蘭……他們這樣做的話……」躲在一旁的清風說道。

「我知道的了,但我的工作與這個無關,你快點躲起來吧,那個人好像看過來了。」幽蘭微笑的看著 清泉走到她的身邊,今天她穿上了樸素的平民服裝,頭髮也束成兩條小辮子,令人難以第一眼便認出 她。

「幽蘭小姐,我朋友說,妳要被拍賣的事,是真的嗎?」清泉問道,幽蘭微微的點點頭,露出一面憂 傷。

「我會想辦法的,幽蘭小姐,請妳要忍耐。」幽蘭害羞的點了點頭,然後便離去了。

在酒坊附近的樹梢上,清風抱著幽蘭說道:「那小子很有趣呢,看來是過於正直的人呢,妳真的想騙他 嗎?」幽蘭輕倚著清風,笑說道:「我反正有點想吃東西,所以由他這樣吧,看來,他好像很美味呢。」 幽蘭裝出用舌頭舔嘴唇的樣子,然後才返回酒坊。

次日,酒坊外面張燈結綵,內外也經細心的佈置,準備著今天的拍賣幽蘭的盛會,而在房間中的幽蘭, 也在細心的打扮著,等待今天的「出嫁」,其實,這次的「出嫁」實際上是賣身給別人當情婦、妾侍, 甚至只是為著單純買賣肉體的拍賣會,藉著「出嫁」之名,便不會觸及不可販賣人口、賣娼的規定,反 而使之合法化。傍晚的時候,這一帶的鄉紳也全部到達酒坊中,部份更是慕幽蘭之名,由不同的省巿到 來的富翁、官員,雖然現在政府禁止販賣人口,尤其是販賣婦女的行為,但是這事一直在暗地媔i行 著,部份甚至得到地方政府的默許和支持,所以仍有不少人,甚至官員參與。這天,清泉也來到現場, 他悄悄帶來了從黑巿中,高價買回來的炸藥,希望能藉此脅迫酒坊老闆,要對方把幽蘭放走,否則,引 爆炸藥後,他還可以趁機把幽蘭帶走。拍賣會正進行著,起初是拍賣一些畫、珠寶等物品,大家的情緒 也漸漸高漲,待開始拍賣幽蘭的時候,氣氛更為激烈,但旋即有人發現……

「失火了!」

「哇!快逃!」

「救命!」

當大家爭相逃命,甚至因為各人陷入恐慌,開始出現互相踐踏的時候,四周濔漫著淡淡的各式花香,眾 人也隨之倒下,除了坐在台上那張古色古香的椅子的幽蘭外,所有人也陷入昏睡。

「出來吧,我一直在等著你。」幽蘭緩緩的站起來,掀起面紗說道,在柱後轉出一個相貌威嚴的男人, 向著幽蘭問道:「雖然他們經過多世的劫難才可以投生為人,但他們卻變的越來越腐敗,不但販賣同 類,而且連神靈、精靈也不再認識、尊重了,妳還要救他們嗎?既然妳今天故意把他們齊集,怎麼不一 下子的把他們殺掉?別忘了他們全都對妳有不軌企圖的。」那男人憤憤不平的說道。

「我不知道呢……他們是否該死,是由他們決定,我的工作,只是阻止你們妨礙人類的發展……」幽蘭 這時已換回一身古樸的衣飾,長長的,如柳絮飄散著的黑髮,也隨風飄散著。

「燕尾蝶,我知道妳是精靈界的嚮導,也是人類發展的觀察者,為甚麼妳任由他們如斯放肆?」那男人 不滿的說道。

「我的工作,神族也不可以干預呢,你還是先回吧。否則,休怪本嚮導要把你強行帶走啊……」幽蘭自 顧自的玩弄著手上的花瓣,優雅的笑說道。

「不……」那男人的話還沒說畢,幽蘭身後的暴風己向他襲擊,只聽到幽蘭溫婉的,把頭向後抑的說 道:「清風,別這樣,他可是操控風的神族,類龍呢,若是對他用風的話,可是有點班門弄斧……」 幽蘭說這話時,那男人已感到自己被絲線層層包圍,然後意識慢慢的消失。只見花瓣之間,出現了一個 巨大的繭,原來幽蘭在談笑間,趁著他只顧看著自己,分散了注意力的時候,已靜悄悄的放出絲線, 把類龍包起來。她確定對方不能再動後,便走上前去察看,輕撫著那絲繭,淡淡的說道:「請休息 吧,我會把你帶到你所要的國度,那兒是大家的新世界……」然後輕吻絲繭,絲繭便隨之消失。

確定附近再沒有敵人後,幽蘭走到已沉睡的清泉的跟前,慢慢的蹲下,扶著他說道:「你是一個很 好的人,但是你卻忽視這世界其他的生靈,對不起了,你還是不要醒來吧,否則,世界會進化得過 快……」然後輕吻了他的眉心,吸去他的意識和精氣,讓他的肉身永遠不能再醒過來;而他的靈魂 ,也到達了一個新的空間繼續沉睡,直至,新世界降臨。

「要走了……」幽蘭站起來說道,面色像是有點無奈。

「對,是不是捨不得?」清風從後輕抱著幽蘭問道。

「不呢,只是有點累,歌姬的髮型把頭髮綁的太緊了,很不舒服……」幽蘭撒嬌的說道。

「嗯,不要緊,反正已結束了……」清風吻了吻幽蘭的額角,兩人便消失了。只餘下那些失去這 段記憶的人類,等待明天的曙光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