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生靈

當,生命成統計數字,生命,將會變成甚麼?

人,是群居的生靈,也是經過累世萬劫才可誕生的生靈,被賦予了一個世代的選擇權;但,沒有一個人,能完全脫離這個大群體而生存。為了維持共同生活的穩定,他們創造了不少制定、遊戲規則,迫使所有人類一起遵守。有人還沒被捕捉嗎?有人能擺脫嗎?要依從一切的規範,還是再創新?世代是否到了轉換之時?人是否能與他生靈平等共存?您的選擇是甚麼?群體的選擇呢?且向在暗夜堛漲o訴說……

「來,世代轉換的時間到了,告訴我,您的選擇吧,我會引領您到您們所設計的世界中繼續生活。」夜空中的少女,用著淡淡的聲線,向這世間訴說著:

「還是,您不甘於,跟隨其他人類的選擇?來,把您的靈魂和力量交給我,讓我帶您到一個您所冀望的世界。

我是幽蘭,燕尾蝶幽蘭。」

「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原本在石頭的水晶店中,靜靜的看報章的幽蘭,突然高聲叫道,引來一眾朋友、客人奇異的目光。清風不禁上前,輕輕拍了拍她的頭,然後拿起了她手上的報章,一面看一面問道:「沒事吧,在看甚麼?」

幽蘭指了指報章上彩色的標題,清風看了後,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因為早陣子的人類從動物身上感染疾病後致死的事件中,不但引致大量殺害各種有關生靈之行動,而且也促使這地政府,實行更嚴厲的衛生措施。報章中提到,政府要求居住在公共房屋的居民,盡快把在新政策下違例的,把以往除狗隻以外的,包括鳥兒、魚、倉鼠等不同種類的寵物「處理」,否則隨時面對被趕走的命運。在報章的一角,也刊登了現時有關公屋居民飼養寵物的統計數字,但也不及寵物店的統計數字般詳細、明顯。

報章也提到所謂的「處理」,可作多方面的解釋:送予他人、交予有關機構,以等候其他認養、拋棄,甚至殺死丟掉。送予他人,固然可以確保寵物可得別人照顧,只是,他們身邊又有多少朋友可以照顧這些小生靈呢?至於其他方法,他們很快便想到可怕的結果:有關機構已表明,收養機制已達飽和,即使再有新的寵養要求他們收養,他們也難以做到,暗示人類們要自行想辦法,把那些「多餘」的動物「處埋」掉。

加上,幽蘭也從人類的朋友們、生靈們的口中知道,沒有「巿場價值」,或上了年紀的寵物,由於不易被其他所收養,在部份機構中,最後也難逃被毒殺的命運,所以,不少人類也不願意選擇,寧願遺棄牠們於街頭,希望還可以得到一絲生機,可是,大多數這類生靈的結局,也是在飢餓、疾病之中,慢慢消逝。不消數秒,幽蘭便被生靈們的思緒纏繞著,腦海中充滿著生靈對這個個政策會造成的結果的回答,以及感受到他們所受的痛苦,心思早已被扯離這個時空,只見她低下頭,靜靜的思索、忍受著,不知袖裡的嘉德莉亞,有點憂心的問道:

「沒事嗎?妳的面色很差呢。」對朋友們之問候,仍存有微弱意識的幽蘭只能搖搖頭,努力的以笑面回應,可是笑容仍比她想像中,還要苦澀,為免心思暴露於人前,只好把面埋在抱著自己的清風懷中,而變得手足無措的清風,只能緊緊的抱著她,惟不敢在人前為她調整能量,以免被這兒感應力較強的人類們察覺。

石頭見狀,只好胡亂找個藉口,立刻支開幽蘭和清風,讓他們可以到休息室中稍為休息,讓自己不用太累,也不會被其他人打擾,或打聽他們的事情,以免他們的身份被發現。

清風把幽蘭扶至休息後,便細心的為她調節變得混亂的能量,雖然能量很快便回復,而且在淡淡檀香之氣味中,也令她的心智逐漸回復,但從幽蘭的表情看來,像似有著不適,惟她再三表示已沒關係,只想自己繼續抱著她,讓她可以稍稍歇息,只好照辦。看到靠在自己身上的幽蘭,面上的陰霾仍是揮之不去,但卻一再掩飾,內心不免隱隱作痛。

到了晚上,當其他朋友也離開後,石頭才到休息室,看看幽蘭的情況。只見幽蘭在清風的陪同下,面色已經回復,但笑容卻仍是很牽強,而且雙手仍緊抓著抱著她的清風。看到對方失去往日平靜之面容,只好關切的問著,究竟發生甚麼事,是否需要幫助等話。可惜,只見幽蘭默默的搖搖頭,並打算在這刻起來和清風離去,察覺將有事情發生的石頭只好叫住了她,千叮萬囑道:「請萬事小心。」直到他想到不應再打擾後,幽蘭才帶笑點頭離去。

步出水晶店的門後,看到幽蘭的情緒像是稍為平復,清風才敢悄悄聲的問道:「妳今天有點奇怪,以往妳從沒因為這類報道而失神的。這次妳是因為最近人類感染到前所未有的傳染病,才建議再次到這一帶的視察的,人類們的反應還是和以往相同……但是,妳這次為甚麼被嚇一跳,沒事嗎?」

幽蘭搖搖頭,迴避著清風關切的目光,淡淡的說道:「沒事的,只是心情不佳,所以才有點失態。對不起,這次麻煩了你。」

「其實,妳不必道歉……真的沒關係嗎?」

「我還可以的,請不用擔心。」雖然明知道幽蘭只是隱瞞了自己真正的情況,但清風也不想她為難,所以也不再追問下去,只是默默的輕摟著她回到現時暫居之處,一所雅致的酒店。縱然,他們也有曾想到像以往般,在樹木上棲身,可是,在這一帶,可以供他們休息,而且可同時讓他們觀察人類生活的大樹,早已不復存在。為了了解所感知可能發生的事件,清風只好一如以往般,悄悄的更改了酒店的電腦系統和資料,讓兩人可以以一般顧客的身份入住。

回到房間後,兩人很快便梳洗完畢,調整一下自己的能量後,便回到床上休息。幽蘭待確定身旁的清風熟睡後,才敢悄悄的起來,小心翼翼的離開他的懷抱,看到自己身上的羅紗和外衣,正被他的身體壓著,只好輕輕的解下,然後慢慢的下床。在確定沒有吵醒他後,便替他輕輕蓋上被子,然後躡手躡腳的走到窗邊,把深紫色的窗簾拉開,呆望著用人為的力量,所推砌而成的萬點星光。

看到眼前的一片「繁華」,內心忍不住嘆息他們所忘記的一切,接著把手放在晶瑩剔透的玻璃窗上,柔聲的說道:「我知道,你們已經來了很久,請現身吧。」

冰冷之氣息漸漸包圍幽蘭,在她的眼前,脆弱之身影慢慢成形,逐漸變得清晰,變成了幾種不同的小動物的身影,他們的主人,因為看到報導後,怕自己會因此被逐,而變成無家可歸,所以,即使政策還沒開始實施,已把他們丟出家門,導致他們被汽車輾斃,或被其他流浪中的生靈攻擊而死亡;魚兒的靈魂,則是他們的主人,把他們丟進馬桶後,拉下抽水掣沖走後所造成……幽蘭一面專心聽著他們的故事,一面示意聲音越來越響亮的他們別把清風吵醒。

稍靜下來後,便悄悄的用眼角瞄了瞄他的情況,看到在暗處的他之身影,仍像是在熟睡當中,幽蘭才稍稍放心,繼續與他們之間的對話;從他們所給予的訊息中得知,很多的生靈,也面對著類似的命運,只是時間快慢先後有別,縱然有些主人仍保留著他們,但他們也感應出,一旦政策真的落實實行,他們也可能面對著相似的命運。雖然,他們也感知,人類在這事上可能另有想法,但仍未清楚人類在這事件上的真正去向,所以內心仍有一定的擔憂。這些生靈已決定,暫時不回到誕生前之領域,而在這地繼續觀察事態的發展,並寄望可從中給予人類或其他生靈一些協助。

聽畢這些訊息的幽蘭,柔聲安撫那些希望在事件中提供協助的生靈,祝願他們可以在事件中,如他們的意願般協助時空轉變,並保護其他身在其中的生靈。在目送他們帶笑的離去後,幽蘭緩步到圓桌旁坐下,伏在桌上,思索現在的情況。除了考慮生靈們這次的所面對的問題,也想到自己這次感應力,比以往強的多,但卻完全不受自己所控制,不免對自己身體和力量變化,產生奇怪的感覺。

〈這次不再是數個人所形成的問題,而是由上而下的政策。人類的社會結構,看來,已凌駕在個人的意志上了。〉幽蘭想起現在越來越複雜的社會組織,不禁有點納悶,心中有著不少的疑問:

〈人類創立這些架構,本是為方便自己和保護自己的族群,現在,卻自己完全受制架構之下。他們現在卻忘了自己祖先建立架構的善意,而逐漸變成壓迫其他生靈、強迫自己服從他者的工具。為甚麼他們會想不起來?甚至,連自己是誰也忘了?〉想著想著,不禁打呵欠,冷不防有人在身後,為自己披上外衣,和溫柔的抱著自己,回頭一看,督見清風蹲在自己的身旁,便明白他早已躲在自己的身後,只是不確定他在何時起來,只好淺笑的倚著他說道:「我只是想呆一會,不用擔心。」

雖然幽蘭希望在把話題帶開,但清風的眼神卻告知她,他已知道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他淡淡的語調的回應,也證實了她的想法:

「那些生靈是這次事件的第一批受害者吧。」既然無法隱瞞,幽蘭只好輕輕的點點頭,內心有點歉疚。

清風輕撫著她的頭,溫柔的說道:「晚了,現去還是先休息吧。」然後輕柔的把幽蘭抱回床上,像哄小孩一般,為她蓋上了被單,輕拍著她的背部,讓她放鬆心情入睡,自己則在守護在旁,他早察覺了幽蘭今天怪異的一舉一動,但由於她一直沒有提及,所以一時間也不知原因所在,只好小心的看守著她,以免她有過火的行動,傷害自己而不自知,尤其近來,她行動、思想模式越來越難以捉摸,自己也難以猜到她下一步的行動和想法。

翌日清晨,幽蘭在晨曦中醒來,看到因擔心自己,而在身旁坐著,卻因累極而倚牆沈睡的清風,心中有著一份內疚。她不希望對清風隱瞞昨天之事,但自己也無法明白,近來感應力出現了混亂,甚至影響自己日常思緒的原因。雖然明知道清風為自己費心,但自己也不想在事情未明朗前,徒添他的擔憂,只好決定暫時抱著觀望的態度。何況,現時的情況,也不容自己再想太多,新的工作,已如這幾天所感應到的放在自己的前面,一切事情,也得待事情過去後才能繼續打算。紊亂的思緒被自己強壓下來後,便展現一如以往的笑容,靈巧的坐起來,用甜美的聲線喚清風起床,把昨夜的不安感,全掩飾過去。

「這次,妳要喬裝嗎?政府部門的工作互相掣肘,而且,即使最日常的工作流程,亦在那種架層疊屋的制度中進行。即使妳在堶惜u作,也絕不容易找到線索或資料的,反而因為過度熱心參與其中,而引致他人懷疑。若真的想觀察和了解這事件,我可以替妳再想想辦法……」清風說出這次工作的難處,惟幽蘭搖搖頭,表示這次不想混入任何組織、部門之中,這反而使清風感到奇怪。一向以喬裝不同身份為樂的幽蘭,這次卻寧願在一旁看事態的發展,加上想起昨天她的表現,不由得有點擔心,可是看到她滿臉不在乎的表情,一時間也不想詢問下去,即使明知道那是裝出來的,也不希望隨意揭破;只是擔憂,幽蘭是不是出現了甚麼狀況,令她像以往自己般,把自己的心思強行封閉起來。回想當日自己也因此為自己帶來沉重的壓力,而終導致失控那種痛苦,只希望對方不會重蹈覆轍。

幽蘭感到清風的憂慮,但仍不希望在這時告知,只輕描淡寫的表示沒事,便換上人類的衣飾匆匆出門,清風只好快步跟隨其後,以知道她的目的地。

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了一段時間後,幽蘭終於在公園附近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冷冷的向清風問道:「上次,我們到過那個收集資料的地方,你還記得嗎?附近有沒有其他類似的地方?」

清風點頭說道:「若是食肆的話,這附近也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店舖,若妳不想吃人類的食物,我們也可以上網看資訊的。」

幽蘭搖搖頭,淡然的說道:「但我的工作,始終不能逃避的,請帶我去看看。」這時,幽蘭才回過頭,看到幽蘭略帶沈鬱的臉、冷冷的眼神,清風黯然的點點頭,咬咬唇後,以笑臉回答道:「不如到那邊吧,上次嘉德莉亞不是說那間酒家的食物不錯的嗎?反正以現時的情況,到哪兒去也會收集到訊息的,不如去試試看吧。」幽蘭輕輕的點點頭,便默默的跟著清風到前面的酒家。

到達酒家以後,因為時間尚早,酒家內只是寥落的坐著一些晨運客,他們三五成群的,各自在圓桌旁圍坐著,一面看著報章的消息,一面聊天。侍應生在他們兩人坐下後,也很快把一切準備妥當,一壺熱呼呼的香茶,也在這時端上來。清風拿了一點點心紙,遞給幽蘭,問她想吃甚麼,但幽蘭一直搖頭,表示不想吃人類的食物。清風有點尷尬的,瞅了旁邊的侍應生一眼後,悄聲的在幽蘭的耳邊說道:「完全不吃的話,他們便以為我們在搗亂的了。」

幽蘭知道無法辯得過他,自己更不會和他爭辯,而且這也是自己的疏忽,所以便接過點心紙,隨意選了一些較少人工材料的甜點,然後交給一直站在一旁的侍應生。清風看著眼堙A越來越感到不安,平日的幽蘭,不會在這些枝節上犯上不合乎人類生活方式之舉動。

看到清風憂心的樣子,幽蘭只好改變他的注意力,嬌聲在他耳邊說道:「我想看看那件事變成怎樣了。」幽蘭甜美的聲音、可愛的面容是令人難以抗拒的,清風聽到後,便到下面的書報攤買報紙給幽蘭,幽蘭帶笑接過後,便打開報紙,然後側耳細聽著身邊的人群的說話。

「好的政策又不見他們做,每天只是想辦法整我們。」「上次的傳染病,在短短的時間內,殺死了很多人。最簡單的預防方法,把這些東西丟了,便沒問題了。」「牠們始終有生命,不是說丟便丟。」「嘿,丟便丟,牠們只是貓貓狗狗罷了,又不是甚麼東西。死了不是更乾脆嗎?只要我們沒事便是了。」「但是……」「還但是甚麼?這樣有同情心,你又不吃素?我巴不得牠們全死掉,這樣便清靜多了。只不過幾十萬隻罷了,死了也不礙事。上次的病,已死了過百人,難道你們還嫌少嗎?我才不想因為那些東西,而要跟牠們陪葬!」雖然那太太還想反駁,但自知無法辯得過對方,所以便咬了咬唇,閉上了嘴巴,但另一個女士仍是喋喋不休的說著:「一直已有這樣規定的了,只是那些人偷偷飼養罷了,現在只是多禁幾種,他們便這樣吵,嗓子大一點便有理嗎?那些動物是該死的,不值得可憐牠們,那些主人還是要養的話,便全把他們趕走,看誰還敢作聲!」

那女士自顧自的大聲說著,引來了四周不同茶客的目光,有的表示贊同,甚至拍掌叫好,但也有不少是鄙視的眼神,只管一直的搖頭,完全對那女士發表的理論表示不滿。一直冷眼旁觀的幽蘭看到這情形,不禁越發覺得現代人類的複雜性,受到多種不同的因素所影響,包括他們越來越引以為傲的科學、知識,即使以這時空的發展的重要性看來,這些知識,其實只是次要,甚至是不必要的。他們把他們的生活、對世界的認識,越來越建於這個層面上,一旦面對他們意料以外的事件,便不惜以任何代價,令「世界」再次達至他們心目中的「平衡」。

「人類,越來越奇怪了。一方面希望繼續生存,但另一方面,又怕受到其他生靈的影響,但卻因為情感的牽制,所以有著嚴重的衝突。那女士雖然言詞過火,但從眾人的反應中看來,他們雖不想贊成,但也不知是否應大力反對。他們現在所面對的,是有關當局一份又一份的報告,以不同的數字、比率,去描述這種致命的新病毒,如何由動物,傳染到人類的身上。贊成像是對動物、包括現在被視為有嫌疑寵物過於殘忍,但反對的話,卻會被人誤會草菅人命,心思的困惑,加上不希望在大庭廣眾下,成為被批評的目標,令他們大都噤若寒蟬。」幽蘭一面說,一面留意著各人的反應,即使當侍應生把點心放下時,也渾然不知,直至清風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回過神來。

「對不起,我在想一點事。」幽蘭抱歉的說道。

「不要緊,但請妳先吃了這些東西吧……」清風面有難色的說道。

「你不吃嗎?這些全是素的……」幽蘭像是突然想起甚麼似的,衝口而出的說道:「對不起,我忘了你不大喜歡吃甜點的。」幽蘭這才想起,雖然清風像自己一樣,也是可以吃人類的食物的;只是,若是吃葷的話,因為會因人類的飼養方式、肉類所含的毒素、負性意識等,而使身體較容易出現不適,所以兩人也會盡量避免,若非情況特殊,不得不面對時,他們是不會吃葷的。因此,出外視察時,點菜時也會找一些經過較少人工方法、物質處理過的素食,至少不涉及動物生靈生命之食物。只是,他跟自己不一樣的是,他自小也是不大喜歡吃甜食的,記得在遇到小清風的時候,幽蘭曾悄悄的給他捎來了一些冰糖葫蘆,但他一點也不吃,反而,身為人類的弟弟,卻吃得十分滋味;現在自己一下子點的都是甜品,難怪清風面有難色,不知如何下箸。

看到幽蘭不安的表情,清風淡淡的笑著說道:「沒事,反正,這兒好像只有甜點是素的……」然後便替自己和幽蘭的碗中,舀了一些水果製的甜湯後,便笑著喝起來。幽蘭看到這情況後,才放心下來吃東西。

此時,兩人的背,被人猛拍了一下,兩人也險些兒嗆到,幽蘭的面,更險撞進碗子中,回頭一看,原來是神出鬼沒的石頭,他親切的笑著說道:「兩位,不介意我坐下來嗎?」

因為險些被嗆到,所以兩人也只能同時掩著嘴,略帶尷尬的、稍稍的點了點頭,石頭這才坐下,開玩笑的說道:「想不到,你們也會嗆到的。昨天回去後,沒甚麼特別事吧。」幽蘭輕輕的點點頭,拿了一塊雪白的手帕輕拭了嘴巴後,才答道:「只有一小點事兒,沒甚麼大礙的。」

石頭拿起侍應生放下的碗筷,一面清洗,一面點頭說道:「問題,遲早也會發生,你們還是要小心一點。」

把茶具整理好後,石頭便指著滿桌的甜品奇怪的問道:「你們只吃這些嗎?」清風搖頭說道:「其實,我們即使不吃人類的食物也沒關係,只是,若只喝茶而不吃東西,光是坐著的話,在你們眼中,會很奇怪,甚至會被趕走吧。」

「這也不用只吃甜點吧。」石頭始終感到有點奇怪,雖然這酒家的甜品還算聞名,而且全日也會供應,但是,在早茶時間吃甜品,除了小孩子外,看來只有他們兩人,這使他們的行為,顯得較為怪異,但如清風所言,比只喝茶而不吃東西稍為好一點。

「這倒沒關係,反正她喜歡吃這些東西,尤其是有蜂蜜或水果的甜品,她每次也會吃上很多的。既然我們不能光坐著,讓她挑一些她喜歡的東西便是了。」清風小聲的說道,溫柔的眼神則從未離開再次輕鬆、愉快地吃著甜品的幽蘭。石頭會意的,詭異的,在清風耳邊悄悄說道:「現在便這樣順她的意了,看來你已逃不出她的掌心。」

清風聽明白石頭的意思,縱然想起時鑰對他說過的話,也感到和幽蘭相處時的微妙感覺,但自己至此仍不能相信,只好尷尬的說道:「但……我們應不可能……你不是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世事難料,或者超乎你所想的。」石頭拿起了賬單,看了看後,便把它收到自己的碗筷下。

清風見狀立刻制止,要把它搶回來道:「別這樣……」

石頭微笑的說道:「我想去找點吃的,否則,他們來的時候便沒東西吃的了。」「他們?」「我逃不過那掌心的人。」雖然言詞像是有點不滿,但從他幸福的笑容中,卻是看出,他一直享受著這種生活。清風這時越發覺得,他像一個人……

順理成章的,在離開前被石頭搶了付賬後,幽蘭也把相同的感覺告知清風。「那麼,妳認為他像誰?」「還不是那個冒失的神族。」「哈哈,我也有這個感覺。」對他們而言,石頭的用詞、性格,跟神族的時鑰很相似,所以兩人這時同時大笑起來。「若他知道了,不知會怎想?」「他一定會知道吧……」

兩人相對而笑後,幽蘭也調整了心情,問道:「這次,該到哪兒看?」「有沒有興趣上網看?這次時事的問題,不少人也喜歡網上討論的。」

「清風……」幽蘭的面色變得有點難堪,尷尬的說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總是弄不懂電腦操作的。剛才我不想回去上網,這個也是原因之一……」

「我替妳弄好了。酒店的房間,也有上網設施。」電腦、科技知識等方面,始終是清風的強項。

「好吧,你已說了幾遍要上網看,看來,這次我也不可以說不行吧。」幽蘭的聲音,一如以往般嬌柔,令剛才聽了石頭那番話的清風,難為情的別過頭,輕輕牽著她,慢慢的走著。

回到酒店後,在清風的協助下,幽蘭終於開啟了數個討論區來看,不禁「哇」的叫了出來,不但是新聞的討論區,而且是各種各樣的網站,如小說創作、動漫畫討論等,也在熱烈的辯論這個題目,氣氛之濃厚,遠超自己之想像。

「厲害……」幽蘭仍禁不住心中的驚嘆,眼前所見,支持和反對雙方各有一定的支持者,也有持著中立態度的人。支持者基於公平和合約原則,認為為作為一個「理性」、有「智慧」的人,絕不可受到較「次等」的「感性」所支配,而放棄代表「理性」的合約、法規;反對者則認為,既已成定局,不如放寬限制,尤其現在涉及難以估計數量的動物生存權在內;中立者則一方面不希望過份破壞法規的同時,至少也不要傷害現在存在的生靈的性命,認為至少要讓牠們頤養天年。雖然,看到他們有些在互相傾軋,甚至有些已開始在謾罵,對他人作人身攻擊,令部份討論區淪為純為發洩情緒之地,但仍有不少討論區,認真的在探討這個問題,甚至提出不少發人深省的理論,以至建議。

兩人看在眼裡,不禁對人類思想的多元性感到有趣。雖和人類一起生活多時,但始終仍未明白人類的想法;尤其人類的思想形態越來越複雜,已出了他們能理解的範圍。對他們而言,悠久的時間,只使他們掌握人類的「知識」,但人類的「思想」、「文化」,他們連皮毛也無法掌握,更不用說去明白不同理念的「分岐」了;在他們的眼中,人類的思想、行動,縱然是不同,但原因、內容,或多或少有一個相似性,可惜,人類越來越看不到內堛疑鰜Y了,變得只會互相攻擊。

「妳猜,事情會怎樣發展?」幽蘭冷不防清風有此一問,所以一下子也答不上話,只是搖了搖頭,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也不清楚呢,人類的想法,實在太奇怪了。」在經過一番觀察後,幽蘭才繼續說道:

「看來,事情會變得很奇怪。還有,你說的很正確呢,想不到,這種並非真實存在之地方,原來也可以找到不少人類的資訊。他們的討論,比想像中,甚至我們今早看到之情況還要激烈耶。」看到各種不同種類的言論,一下子都在網絡中找到,幽蘭才明白清風堅持在網上查閱資料的意思。

「這兒以年輕人較多,相比在飯店而言,較可以看出年輕一代的想法。」清風不以為然的分析道:「另一方面,這兒的消息會比報章更快,更能貼著事件的發展。」聽到這些因素,幽蘭不得不點頭同意。

「我只希望,不會再影響其他的生靈了。」看到如斯多的令自己不安的言論、計劃,由清風所說的「年輕人」中說出來,幽蘭難免擔心人類的發展。縱然自己的職責是帶領人類,但幽蘭也不忍心看到其他生靈,因為人類的種種決定而犧牲,人類的手,已不止伸向等同「食物」的生靈,現在,竟然連他們一直寵愛著的生靈們,也可能遭遇相似的命運。

「無論如何,這次可能會變得很忙。」幽蘭瞄瞄窗外,輕輕嘆息地說道,外面,再度出現了新犧牲的生靈,只好邊走向窗邊說道:「你們好嗎?請問,有甚麼我可以幫忙嗎?」

「燕尾蝶小姐,抱歉打擾了,我們只是想看看妳的看法罷了。」一位生靈有禮的說道。

「你們不擔心,也不生氣嗎?」看到一面祥和的生靈們,幽蘭有點兒疑惑,她以為,這些因新制度準備期而逝世的生靈們,會痛恨人類,甚至想反撲他們,旋不知在這次事件中,大部份的生靈們,包括昨天部份生靈,雖然有點兒不忍,但仍是滿心期盼、和樂,尤其在今天,他們的表情更是溫柔可人。

「燕尾蝶小姐,有時候,人類也會有他們的想法啊,這次,我們感知,人類將會有很有趣的表現呢。」那位生靈微笑的說道,另一位生靈也接腔道:「對啊,我們決定和人類一起生活,便是為了學習人類的生活模式,為日後轉生成人類,或成為他們的指導者而舖路。人類教了我們愛和關懷,也讓我們了解了社會制度,縱然這次,我們面對著樣的結局,但我們也學習到不少東西,人類比以往,變得更特別了。」

其中一位生靈也和應道:「這次的事件,還請燕尾蝶小姐在一旁欣賞吧,人類自會有他們的解決方法的了。何況,有時候,妳也應讓自己休息一下呢。」

看到牠們仍是面露微笑的,幽蘭的擔憂也稍減,但仍明白有部份生靈,一定不甘於這些的事件,以及人類的態度,但礙於現時,自己仍未能掌握實際的情況,所以也答允生靈們,暫時不主動的參與其中,只按照局勢的發展,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生靈們也在收到幽蘭的答覆後,愉快的離去。

「妳這次好像有點奇怪。」看到平日每事要求極高的幽蘭,這次決定不直接參與其中,清風不禁奇怪問道。

「反正,那個政策還需要一段時間才實行,而且,你也在這兒待了頗久了,不是不了解,這兒的政府的性格吧。」幽蘭明白清風的問題,但這次卻另有想法。

「嗯,看來,人類也會辦一些活動,表達意見來對抗吧……雖然,他們影響力有限,但從早陣子的情況看來,也有可能改變政府的政策。」清風這時想起早陣子人類遊行,迫使政府不得不收回,本應打算強硬推行的政策的事件,以現時的情況看來,這次也有可能出現令人難料的結果。

「可是,只限這兒、這段時間……」幽蘭的語調有時無奈,但看到清風不知自己有何所指,只好續說道:「人類這陣子,也發生太多的事情了,不少人類雖想抗拒政府強大的力量,意圖把時空發展,推回一個較正常的軌道,但,差不多都失敗了……我們,若不是只需在這一帶工作,可能早已忙不過來……其他地方的精靈,看來不少也放棄了……」雖然這番話只是幽蘭的一時感觸,但她開始擔憂其他地區的發展,會否導致時空向可怕的結局進發。

「別擔心,一切由他們決定好了。」清風輕撫著她的頭安慰道。

「我也想不耽心呢,但這兒始終是我的出生地……即使我不再是人類,但我始終不可以說沒人類之血緣……我始終是人類的孩子,這些事,總不能說完全沒一絲感覺……」頓了頓,幽蘭便淡淡的笑著續說道:「不管了,我有點累了,晚安。」說畢便回到床上,倒頭便睡。

看到眼前這個細小的身影,清風有時候也不禁感到有點疑惑,雖然兩人如情侶般的關係已維持多時,而且時鑰曾對自己「預言」過未來,但面對如斯忙亂的工作,他們兩人之間,渴求更進一步發展的心情,還只可以擱在一旁之時,時鑰的「預言」,是否能實現,變成了一個疑問。想到這一點,清風的內心有點無奈,輕輕的撥弄著幽蘭烏黑的長髮後,在她的身旁入睡。

接下來的幾天,幽蘭也一直在清風的協助下,不斷的跟進事件的發展,除了因此掌握到更新資訊外,她在電腦應用的技巧上,也出現了顯著的進步。

「哦?」幽蘭看到一段留言的訊息後,不禁好奇的,把內容打開,發現這個對她而言,有點不可思議的內容。

「甚麼事?」剛梳洗完畢的清風,看到終於學懂自己在網絡上尋找資料的幽蘭,不禁微笑著問道。

「他們看來想直接跟統治者爭取一些新措施呢。」幽蘭指著那段遊行召集的邀請留言說道。

「妳想參加?」清風想起幽蘭曾說過,這次不會插手的言論。

「不是,但我想看看呢,反正明天下午便是了,我好像從沒在現場看過人類,以這種方式,為生靈爭取權益的活動。」幽蘭雖然從不同的渠道,看到不少人類,在不同的範疇,為生靈,以至環境爭取不同的權益、發出不同的聲音,但一直未有機會作實地觀察。

「那明天便去看一下好了,妳想混入人群嗎?只怕明天人數較多的話,妳會不習慣。」清風知道,若不是在工作的時間,幽蘭一旦身處在人群聚集,而且情緒高漲的地方,便會因能量過於強烈,而變得渾身不自然,若參與遊行,一定會出現能量混亂和不適。

「不用了,我們到附近的大廈、行人天橋上看看便是了。我答應過生靈們,這次不會插手、干預的。」幽蘭想了想便回答道。

「那妳先休息吧,現在也很晚了。」清風從後面抱著幽蘭說道:「地點、位置方面,我待會兒替妳確認好,明天便可以依時到達。」冷不防幽蘭突然轉身,摟抱著自己,甜絲絲的撒嬌道:「我想吃點東西……」然後吻著自己的唇,在吸取一點能量後,仍不願分開,繼續深深的吻著,良久才讓自己喘一口氣。

「怎麼了?妳不是不喜歡我這樣子吻妳的嗎?」清風看著幽蘭可愛的面,撥弄著她的髮絲問道。剛才嘴唇,還有舌尖傳來那份柔美香甜之感覺,令清風不禁對幽蘭突然深情的表現感到疑惑。

「沒甚麼,只是感到,人類仍是很可愛,所以有點高興。」幽蘭靦腆的紅著面說道。瞧見對方略帶羞澀的樣子,令清風有點意亂情迷,忍不住緊緊的把她抱起來,一再的親吻著,過了好一會兒才分開。

「現在很晚了,要乖乖的去睡。」稍回復冷靜後,清風才輕輕鬆了手,輕撫著幽蘭的面說道。

「嗯,晚安。」被清風狂吻得面頰變成紅卜卜,脖子上還殘留著吻痕的幽蘭,淺笑著轉身回到床上休息。

翌日早上,幽蘭看到清風正拿著昨天從電腦列印出來的地圖研究著,所以躡手躡腳的走過去偷看,清風雖知道幽蘭走近,但猜想到幽蘭下一步的行動,所以故意不作聲色,幽蘭如他所料,從後突然抱緊,朗聲笑道:「在看這次的監察地方吧。」她當然知道清風每次在工作時,為工作作準備的習慣,只是,經常也想捉弄他,要故意的嚇他一跳。

「嗯,那一帶的大廈也頗高,我們可以躲在天台或一些商場的窗邊也行,詳細的情況,請待我想想看……」清風一面看著地圖,一面冷靜的分析著,正想回頭再跟幽蘭詳細說明時,冷不防碰上了她的嘴唇。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滿腦子仍是工作之事的清風立刻道歉,反而幽蘭卻微笑著搖頭,甜甜的說道:「工作雖然要加油,可是,也得注意自己的身體。這兒的空氣太污濁了,你這陣子應也沒有吸食過能量呢……這是獎勵你的。」然後溫柔的繞著他,把嘴唇湊上去,把能量傳送給他,還吻了吻他的前額,弄的清風面紅耳赤。

「讓我看一下好嗎?」幽蘭無視清風的尷尬,輕輕坐在他身旁的地板上,把頭溫柔的枕在他的大腿上問道,清風只好紅著面的遞上地圖。

「其實,只要隱身前往,便可以輕易到達那些大廈的天台等地,這次應不涉及反撲的精靈和神族,所以用一點咒術也沒關係,何況,那兒將有很多人類,還是得小心行事。」清風指出若像以往般,以人類的模式前往、行動,便有機會被人發現。

「這樣子不大有趣……」幽蘭倒希望跟人類的科技鬥智,平日她看到人類總是自誇自己如何出色時,總是感到不是味兒的,所以喜歡以人類的方式去行事;除了可以證明自己的能力高超外,也減少使用咒術所引致的能量脈動,惹來靈能者,或被監視的精靈、神族們等的注意,致行動功敗垂成的可能性。

「那便跟以往一般吧……」看到對方一面好勝的樣子,清風溫柔的把玩著她的髮絲,跟幽蘭解釋一帶環境,為兩人的行動作個準備。看著對方甜美的面容,清風內心再次泛起時鑰的「預言」,雖然自己也極希望這個會成為事實,但也了解到,對幽蘭來說,何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只好壓抑著自己的感覺,冷靜的分析附近大廈的防盜設備和應付方法。

「我們走吧。」幽蘭微笑著聽畢後,轉身便把身上的衣服換過來,變成清新可愛、雪白的人類衣裙後,便開門離去,清風點點頭跟上,心裡替回復笑容的幽蘭高興。

「哇,很多人耶。呃,不,很多各生靈的朋友呢。」坐在大廈天台邊緣上看到遊行隊伍的幽蘭,不禁發出驚嘆的聲音。

在他們眼前的,除了是為了爭取可以繼續照顧自己心愛的寵物的人類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小動物,牠們身上也穿上寫滿了標語的衣服,或是掛上了一些紙牌,希望可以給予自己一個生存的空間。牠們有些乖巧的的跟著「主人」走在街上,有些則被「主人」溫柔、有力的手緊抱著,也有趾高氣揚的在前面領路的,他們會都面帶笑容的,向各人露出感謝的表情。

溫暖的光芒,一直包圍著眾人和生靈們,有些生靈,知道幽蘭在看著,所以故意的往大廈上看,對幽蘭說道:「看,這次可以讓人類試一次呢,這次請放手讓他們自己決定吧。」看到牠們如斯信任自己的「主人」,幽蘭感動的點了點頭。

「小心一點。」清風把身體越來越往外探出的幽蘭,抱回天台的地面上,幽蘭有點兒不滿的嗔道:「我才不會這樣笨,做出掉下去的事耶。」

「我知道……但讓人類看到便會很麻煩。」清風知道他們這次是偷偷的,繞過精密的防盜系統到這天台的,一旦讓人類看到,多會把他們當是小偷。雖然,對他們來說,逃走是很輕易的事,但始終會影響這次的調查,但若繼續停留,若有警員前來調查,沒有身份証明的他們,可能會成為他們的懷疑對象。

「放心好了,人類把這兒的大廈建的這樣高,連天空也看不到了,又怎可能看到我們。何況,他們大多也不屑看天空了,我們是否存在,對他們來說也沒關係了。」幽蘭故意的坐回天台邊緣上,讓手腳不斷大幅揮動的說道。

「小心一點……」清風緊抱著幽蘭,制止她繼續胡鬧,然後把頭擱在她的肩膀上續說道:「其實,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像這一次,他們也會想到其他生靈的生存問題。」

「對呢,所以,這次的生靈們也很信任自己身邊的人類呢。」幽蘭今天的心情仍是很漂亮的,她拉了拉清風的手,溫柔的說道:「今天到處走走吧,看看大家怎樣說。」「嗯。」

他們回到街道,正打算一面到處看,一面慢慢走回去的時候,冷不防從後被人叫住,回頭一看,正是嘉德莉亞等人。

「幽蘭,清風,你們有空嗎?」一看到他們,嘉德莉亞立刻撲過去,把幽蘭緊緊的抱著。

「我們還有點事情要辦,一會兒便回去。」幽蘭淡淡的微笑道。

「我們打算去唱卡拉OK耶,你們有興趣嗎?」嘉德莉亞像是沒聽到幽蘭的話般,仍死心不息的繼續問道。

〈反正最重要的工作也完成了,清風,你有沒有甚麼意見?〉看到嘉德莉亞一再邀約,幽蘭低頭思索了一會,感到今天的工作應大致完成,即使稍稍偷懶一下也無妨,所以便問清風的意見。

〈沒關係,只要不要我唱歌便是了。〉在人類面前,清風除了不喜歡說話外,更不喜歡唱歌,正確一點來說,連幽蘭也沒真正的聽過他唱歌。

「那,好吧,反正我們的事情也差不多完成了。」幽蘭點點頭,答應嘉德莉亞的請求。

雖然說是要去唱歌,但到達那空氣混濁的房間後,眾人也是以閒聊為主,間中才唱一些他們較喜歡的歌曲,只有嘉德莉亞由始至終的,不斷地緊抓著麥克風的在唱著。故意找一個沒半點新鮮空氣的密封房間唱歌、聊天,對幽蘭來說也說太不可思議了;不過,看到各人在言談之間,總是不經意的,把話題環繞在這天的遊行上,意見、感想雖不是完全相同,也至少使她從他們口中得知,不少人的想法,都是希望政府這一次可以對這些小生命網開一面,至少要保護牠們,以免受到生命的威脅,而且,這些年輕的人類們也感到,政府的態度,好像是一天比一天軟化。

這時候,一直只顧著拿著麥克風不放的嘉德莉亞,也加入討論:「聽說,為防止……」「妳先放下麥克風吧。」嘉德莉亞只想到有意見要發表,但忘了自己仍是拿著麥克風的,剛才的話,透過揚聲器,變得異常吵耳。

「聽說,」嘉德莉亞這才放下了拿著超過一小時的麥克風,以響亮的聲音說道:「有些人,以義務形式,辦了一個網頁,可以讓人收養這些小動物呢。這樣的話,即使政府不願意讓步,牠們也可以找到新的養父母。我早陣子看過,上面有很多很可愛的小動物,可是沒有倉鼠……」

「妳也可以養小狗吧……」一旁的朋友笑說道。

「不行,我的家是居屋,條款上註明不能養狗的。若是養貓的話,我怕牠們會欺負家中的小鼠們。」幽蘭也知道,嘉德莉亞說的事實,這兒的居所,大都因為衛生問題,認定「非人類」的生物,等同污穢、危險,而規定不可飼養寵物,雖然有不少人會偷偷的飼養,但只要被不喜歡動物的人類發現,這些小動物便要被送走,大部份最後被人道毀滅。明知道結局,人類卻甘願犯規,雖然傷害了不少生靈的性命,但不少人類一次又一次的為他們付出深厚之情感,直至這刻,幽蘭始終不解人類的想法;有些人對這些生靈們,由始至終有著濃濃的情感,但卻有些人類,對同是生靈的動物們,由始至終流露著厭惡。

「幽蘭,在想甚麼?」嘉德莉亞看到幽蘭目光呆滯的,輕拍她的肩膀,幽蘭才在沉思中醒來,只好搖頭說沒事,然而,同一時間,外面生靈們的聲音,則傳入心中,令她想到外面看看。

〈清風,他們在找我,你一個人留在這兒好嗎?〉

〈呃……還是由我去看看吧,嘉德莉亞他們比較喜歡和妳聊天,而且,妳一旦出去的話,我會被他們抓著唱歌的。〉清風把心底的想法,傳給正想找個理由外出的幽蘭。

〈可是……我想直接和他們談……〉

〈我請他們晚上來找妳好了……〉清風傳話完畢,便想藉詞外出。

〈你把我給你的護身符掛出來吧,上面有著燕尾蝶的標記,這樣他們應該會知道你的來意了。〉幽蘭想到一個較折衷的方法,始終,把清風獨留在這影音設施齊備的套房,寡言,而且不懂唱時下流行曲的他,一定會因被眾人強迫唱歌,而露出馬腳的,剛才若不是從他手上,把各人硬推過去的麥克風搶過來,他早已像笨蛋般,拿著麥克風發呆。一想到這個因素,幽蘭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我……想上洗手間,抱歉。」清風雖猜到幽蘭在想甚麼,但既然那個是事實,所以也只好訕訕的離開房間,幽蘭也拿起麥克風,和大家愉快的唱歌,也繼續談論剛才網站的資料。

「抱歉,燕尾蝶小姐現在有點事……請問可否晚上才……」浮在半空的清風,跟在外面等候著的生靈們的靈魂說道。

「不要緊呢,看來在那些人類身上,你們應會獲得很多訊息吧。請別錯過他們說的資料。我們只是想告知她,這次的事件快要結束了,人類會用他們的方法,去解決這件事,請她放心好了。」其中一位生靈,充當著代表,跟清風說道。

「我會轉告她的,謝謝。」清風點點頭道。

「只是,還有一事……嗯,其實,這事不告訴她也沒關係,應該說,不要告訴她好一點……」另一位生靈低吟道,瞄了瞄清風剛掛在身上的護身符。

「請問是甚麼事?」清風看到對方若有所思的表情,感到有點疑惑。

「說真的,她也不用這樣做呢……大家也知道、承認你倆了……」那生靈有點靦腆的說道,而清風這時也變得難為情起來:「還是談回正題,這段日子,可能要麻煩你了。不是所有生靈,也會像我們一樣,願意和人類建立互信互學之關係的。我們最近也感到,這時空的氣息變得越來越沉重,除了是我們這類生靈的怨念外,還有人類可怕的意念,越來越凝聚起來。我們猜測,燕尾蝶小姐在這次事件後,有機會遇上不同的危險,我們想請你繼續協助、保護她,但暫請不要告訴她這件事,讓她試試以她的方法去解決那些問題。我們期待著,人類有能放下對生靈的成見的一天,所以,也請你們保重。還有,祝你們幸福!」說畢,眾生靈也在清風眼前消失。

〈沒事嗎?〉看到清風回到房間,幽蘭便微笑著看他傳話道。

〈沒,回去再說吧。〉清風突感到背後,有人在竊笑著,頓時感到毛髮直豎,不禁有點發抖。

「這次不能逃!只欠你一個人還沒唱歌的!」突然從後撲出來的嘉德莉亞緊抓清風,想硬拉清風到電視機前唱歌,麥克風已同時硬塞到他的手上。

「嘉德莉亞,我代他唱好了,他真的不懂的……」幽蘭再次把麥克風,從那個立刻變得目瞪口呆,如化石般的清風手上拿過來。看到其他朋友也是一副放過他、別再欺負他的表情,嘉德莉亞只好吐吐舌頭說道:「還是由我來唱男歌手的部份好了,幽蘭的聲音這樣甜,唱女歌手那段較好呢……」

跟嘉德莉亞一行人分別後,兩人也回到了酒店的房間。幽蘭在關上門後,便立刻笑說道:「不如先看看嘉德莉亞說的網站吧,我已拿了一些資料了。」清風點點頭,便開啟電腦的電源,根據幽蘭的指示,鍵入網站的關鍵字,然後選取有關的網站,看到網站以義務性質「撮合」寵物和新的養父母,而且還在極力爭取禁令的推行,感到一絲安慰,而他們所持的原因不但是因為寵物和「主人」之間的感情,而且這些小動物,也是生靈之一。

「看來,也會有不錯的效果呢。」幽蘭伏在清風的背上,看著螢光幕說道。

「對,而且這兒也有不少活動的資料,看來,下次可以在這兒查看。」清風隨手便把網站標籤起來,方便日後查找。

「對了,他們今天是不是找我?」幽蘭想起今天生靈們的事,便輕輕在清風耳邊問道,旋不知,清風瞬間變得有點尷尬。

「他們說了甚麼?」看到清風的面,變得越來越紅,幽蘭禁不住繼續追問,清風只得稍冷靜後,才說道:「他們說,人類這幾天便會解決這件事的了,所以請妳不要擔心。」

「只有這些嗎?」幽蘭從清風的表情猜到,那些愛玩的生靈們應還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或是做了一些古怪的事,所以溫柔的繞著清風的脖子,以甜美的聲線撒嬌道:「是不是他們欺負你了?要我去教訓他們嗎?」

「不……只是……他們說,即使下一次,我要代妳去找他們,也不用把護身符掛出來……他們也會知道我是妳的……」清風有點難為情的,把生靈們的話,以一個較平淡的方式說出來,惹來幽蘭的笑聲。

「對呢,我們也……互相協助很久了吧。看來,大家也認同我們的關係了……」幽蘭故意把兩人的關係淡化,以看看清風反應。

「呃……是的。」看到對方不明白自己之心意,只是有點手足無措的回應著,深知對方性格的幽蘭,也只好淺笑著到浴室梳洗,但也悄悄的嗔道:「笨蛋。」

過了幾天,不同的報章中也開始報導著事件的進展。由最初期的取消禁止飼養小型動物的政策,到放寬現時制度的報導,也在這兩個星期間陸續出現,幽蘭一面看著事件,也不忘微笑著,想到人類有時候的可愛行徑,心中仍感到幸福。清風雖然也替這些生靈感到高興,但是,他們的話,仍是纏繞著他:現在,連生靈們也輕易感知會有嚴重的事件,那幽蘭會否……想到他們的叮嚀,清風越來越擔憂,怕自己無法為對方分憂,也擔心到時候幽蘭能否支持。縱然不斷以幽蘭強大的力量,來一再提醒自己放心,但內心總有點不祥之兆。

「燕尾蝶小姐,清風先生,我們要回去了。」細小的生靈的靈魂群,在兩人的房間外出現,作一個道別。

「這次,人類做得還不錯呢,謝謝你們在背後推動。」幽蘭知道,這些生靈們,沒有立刻「回家」,是因為要協助整件事件的發展。

「不必客氣,這是我們的本份,而且,這一次,人類也有功勞。何況,經過了這事,我們從『人類』的身上,學習到群體、政府,以及個體之間思想的關係……人類仍是很有趣呢。」生靈淡淡的笑說著,但神色突變得凝重:「有件事情,想請求燕尾蝶小姐幫忙。」

「請說。」幽蘭察覺對方神色有異,不由得緊張起來。

「請妳幫助……在人類商業發展下,犧牲的同伴們!」生靈們的「眼睛」閃著淚光,然後慢慢消失。

「商業……糟,我一直忽視了!」幽蘭這時想起以往工作的情況,即時和清風說道:「我們到商業區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