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了的公主

"你的說話, 可需要說得清楚的一點。" 櫻井小姐不解道。

"Albert, 還有我的弟弟 -- 君賢, 你們可是愧對你
們祖先了, 不但讓妖物上了這艘船, 而且還丟了祖傳
的劍, 弟弟, 你這個繼承者, 怎麼當的?" 君丞生氣
的說道。

"等一下, 張先生, 你這可有証據嗎?" Crystal 一方
面答應了 "夢之占卜師" 保護 Doris, 另一方面, 又
感到君丞的說話, 無論對 Doris, 或是 Albert 及他的
父親不公平, 所以質疑道。

"那還用我明明白白的說出來? 呃...... 對了, 我忘了
你們當中, 也有一些沒有力量的人, 所以還不知道,
他們和那妖物勾結, 我是說, Doris 本身, 只是一個
妖物, 你們竟然和她有來往, 還掛起那樣的東西!" 君
丞正想把 "傳說之像" 拉下來, 但 Crystal 一手把他
擋開, Crystal 的眼神變得凌厲, 隱隱的透著一些不
屬於她的氣色。

"你好像還沒有甚麼証據呢......對嗎?" Crystal瞪了
他一眼, 冷冷的說道。

"她和劍同時不見了, 這還不是証據嗎?" 這一說, 也
令 Crystal 放了手, 在一旁的 Valentine 和櫻井小
姐, 也顯得沒有頭緒, 而 Albert 和他的爸爸, 因為
是受到君丞的指責, 站到一旁, 不敢作聲, 而且知
道, 即使說話, 也不一定有人相信, Doris 是無辜的。

"這不可能, 我看過 Doris 的面相, 她雖然透著靈氣,
但不是那一種的妖氣, 而且清秀而有威嚴的面相, 可是
帝皇之相, 而不是那種......" 賴伯伯想替 Doris 辯護。

"難道你忘了面相中, 也有可能隱藏了一點你察覺不了的
濁氣!" 君丞更加生氣。

"可以讓我找 Doris 回來嗎?" Crystal 回復了平靜的聲
線, 淡淡的說道。

"變的可快......" Valentine 不禁說道。

"我想, Crystal 小姐可是天秤座的, 對嗎?" 櫻井
小姐問道。

"嗯, 這可是天秤座的性格。" Crystal 點了點頭說,
轉向眾人說道, "我一定會把 Doris 找出來, 一定會
的。" 便轉身走回房間, Valentine 追了過去, 而
Albert 正想追過去的時候, 他爸爸向他招了招手, 示意
他跟他到另一間房。

"Crystal, 妳真的可以找到 Doris?" Valentine 擔心的
問道, Crystal 略為點一點頭, 說道 "嗯, 這堨|面也
是海, Doris 應該不會到其他的地方去, 而且, 拿著
劍, 怎樣也走不了。" Crystal 頓了頓, 續說道 "剛
才Albert 的爸爸和伯伯, 不是說話過的嗎? 因為劍上
安裝了防盜器, 只要把劍拿離開祭壇三尺, 警報器便
會響, 但祭祀室堛瘧絨蠷飽A 不是沒有受到破壞嗎?
所以 Doris 受到這麼大的嫌疑吧。"

"但怎麼找?"

"可以用占卜...... 除非是受到干擾, 否則也可以找到
她。" Crystal 拿出了靈擺 (像以前的探水源的方法, 有
不同的形式, 可以是鐵枝 (一對), 金屬吊咀/銅錢, 或
是像 Crystal 一樣, 用水晶的吊咀), 還有那艘船的平面
圖, 開始逐間房間, 進行占卜, 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

"好像有人干預我, 磁場受到了干預....." Crystal 擔心的
抬起頭來, 向 Valentine 命令道 "出去找 !" 說畢, 便跑
了出去。 Valentine 在原地站著, 呆了一會, 便追了出
去, 幫助她尋找。

"怎麼了?" Valentine 看著站在一道門前的 Crystal。

"去找人來, 既然有些地方還沒找, 可能她被藏起來。"

"藏起來?"

"嗯...... 我剛才不是說過嗎? 四周是海, 逃走是不大可
能, 至少跳下, 甚至被人拋下海, 在白天也是太明顯了,
對吧?"

"嗯...... 我去找其他人說" 不消一會兒, 君賢等人來到,
協助他們拆去門鎖, 而君丞則站到一旁, 不以為然的看著。

"只剩下這堜O........." Crystal 點了點頭, 君賢看了看
那道門, 奇怪的說道 "這個應有鑰匙的...."

"不可能的, 我剛才打不開這門。" 剛才為顯中立, 而負責
整個搜查工作的賴伯伯 (他是當中最年長的一位, 所以一發
現劍的失蹤, 所以才由他負責), 奇怪的說道。

"咦? 這鎖像有點奇怪....." 櫻井小姐看了看這個尚算新簇的
門鎖說道, 君賢用鑰匙開不了門, 所以直接把鎖拆去。

"!"

<!--VirtualAvenueBanner-->